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全球高考 > 第10章 高脚杯
    题目更新完毕,众人正发愣,屋里突然响起一阵的声音……

    就像尖锐的指甲划过木板。

    “谁、谁啊?”

    大家被弄得寒『毛』直立,四下寻找声音来源。

    这种恐怖环境里,没人愿意落单,谁也不肯脱离人群去找,只能勾着脖子『乱』看。

    直到有人突然崩溃哭?#26657;骸?#22312;后面、后面!就在我背后!救命……”

    哭叫的人是秃头。

    他?#20431;?#19968;一个没有去答题墙前凑热闹的人。

    从头到尾,他都孤零零地呆在餐桌旁,活像脖子以下全瘫似的,窝缩在他选中的座位里。

    秃头之前被猎人甲?#26049;?#36807;,现在又被刮划声吓醒了。

    他涕泪横流,惊慌地?#26657;骸?#23601;在我背后,帮帮忙!救我,救我啊!”

    “可是你背后没有人啊……”于遥轻声说。

    “?#22253;。?#27809;有人……”

    秃头一听这话,哭得更凶了。

    大家也不太敢靠近,只能拼命冲秃头招手说:“你别瘫着不动啊!你先过来再说!快过来!”

    “我动不了啊!这椅子……我动不了,它拽着我!”秃头慌得语无伦次。

    “你是说,这椅子坐上去就走不了?”

    “对,走不了……它要我?#28291;?#35201;我死啊!”秃头哭着说。

    众人吓得离餐桌八丈远,游『惑』却独自朝那边走去。

    “哥?”于闻叫了一声。

    他本打算拽住游『惑』不让对方冒险,但想想他哥的表现,再想想他自己那个『骚』气绝顶的负?#29615;鄭?#20915;定还是跟着游『惑?#24359;?br />
    他们绕到秃头身后,终于知道了声音来源——

    秃头那张椅子背后,木屑扑簌下落,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在?#25105;?#23376;的表皮,『露』出浅『色』的?#23613;?br />
    于闻:“它在写字?!”

    游『惑?#24359;?#21999;”了一声。

    这位大佬对“鬼”的耐心比对人好,就那么抱着胳膊等在一旁。

    屋里的考生们迟疑片刻,匆匆跟过去,缩在游『惑』身后。

    “12!它写的是12!”纹身男叫道。

    紧接着,旁边一张椅子也响起了指甲抓挠的声音。

    游『惑』朝那边走了两步,一大群人呼啦跟过去。他停住脚步,一大群人又乌泱泱地来了个急刹车

    ?#21834;?br />
    游『惑』怀疑他们考的不?#20431;?#29702;,是鬼捉鸡。

    ·

    指甲抓挠的声音?#20013;?#20102;五?#31181;櫻?#39184;桌旁的每个座位便多了编号。

    1到12,一?#27426;?#24212;,作用也一目了然。

    如果找到那套餐具,只要把编号写在答题墙上就?#23567;?br />
    于闻猜测说:“我跟于遥姐的答案被圈出来加了分,都是跟折『射』有关的。那是不是就代表……想要找到那套餐具,需要用到折『射』?”

    “应该就是了。”大家七嘴八舌地应着声,“可是,折『射』是啥?”

    于闻:?#21834;?br />
    他凝固的样子太好笑,于遥没忍住,噗嗤一声。

    她总是在哭,脆弱又哀怨。这是她第一次有了哭以外的表情,连她自己都?#35835;?#19968;下。

    她在原地怔了片刻,忽然走回到人群里,耐着『性』子给几位老人解释“折『射?#24359;?#30340;意思。

    于闻从凝固里解冻,一抬头就发现游『惑』在出神。

    “哥……”于闻?#37027;?#25386;到他身边。

    他顺着游『惑』的目光看过去,那边既有凑堆的老人,又有破沙发,沙发上还坐着阴魂不散的三位监考。

    这智障耳语说:“你看监考干?#35009;矗俊?br />
    游『惑』闻言收回目光,居高临下?#30446;?#20182;。

    于闻缩回脖子,讪讪地说:?#20843;?#20102;算了,随便看,我不问了。”

    ·

    虽然熬过一次?#31449;恚?#21448;赢得了6个小时的时间,但没有人觉得宽裕。

    大家像鉴宝一样盯着桌上的餐具。

    “这盘子能碰吗?”纹身男?#20855;?#20102;一句,“要是拿起来看一眼,会不会算我选了座位?”

    “最?#27809;?#26159;别碰吧,死——”

    老于话没说完,游『惑』就拿起了一只高脚杯。

    老于:?#21834;?#26159;不可能的!”

    纹身男翻了个天大的白眼。

    众人惊疑不定地盯着游『惑』,见他好好站着,没被强?#20462;?#22312;椅子上,这才放了心,纷纷拿起餐具查看起来。

    “你胆子怎么这么大!”毕竟是外甥,老于匆匆过来问游『惑』,“万一拿杯子也算呢?!”

    游『惑』又拿起第二个杯子:“不会,我在厨房就拿过一个。”

    老于:?#21834;?br />
    你还挺骄傲?

    老于被外甥气出血,又出于害怕不敢训,只能在游『惑』看不到的角度干瞪眼。

    “爸你让一让。”

    于?#26049;?#36807;老于,去够了一柄银?#20303;?#27809;看出名堂,又换了一柄银叉。

    这些乍一看都是最寻常的东西,盘子是白瓷的,连个花纹都没有,银勺银叉也简陋的很。

    就在他换了个酱汁盅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他哥根本不碰别的东西。

    “哥,你怎么只看杯子?”于闻忍不住问了一句。

    “别的没必要。”游『惑?#29615;?#19979;第三个杯子就不再看了,直接离开了餐桌。

    “没必要?”于闻愣住

    在他愣神的功夫里,纹身男这个急脾气已经看了大半圈。他烦躁地抱怨?#28291;骸?#36825;些破玩意儿?#35009;匆裁?#26377;,藏个鸟的秘密!”

    另一个人也丧气地说:“题目越说越玄乎,连个提示都没有,怎么找?”

    ·

    游『惑?#35805;?#36466;在猎人甲的尸体边,拿起一块玻璃碎片翻看。

    对他而言,题目透『露』的线索已经不少了。

    之前在厨房,他就耍过猎人甲,发现对方格外在意这些高脚杯。而当猎人甲摔了一个杯子后,题目就说“只剩下12套餐具”。

    这就意味着,对于题目而言,一套餐具中实际有效的东西,只有那只玻璃高脚杯。

    所以,所谓的秘密?#27426;?#34255;在杯子里。

    于闻盯着答题墙?#35835;?#19968;会儿,突然一拍大腿,蹦起来:“噢——哥我明白了!其他都是废的!只有杯子是餐具!”

    众人拿着盘子、叉子、勺子傻在那里。

    于闻挥着手发动群众:“别看那些了,就看杯子!”

    他发『射』过来,在猎人甲身边急刹车,一屁股坐在地上要表扬:“我是不是还挺聪明的!”

    游『惑?#29615;?#34893;地哼了一声。

    ·

    不过,兴奋并没有?#20013;?#22826;久。

    没过片刻,众人又垂头丧气起来。

    他们看完了每一个杯子,试过呵气,试过捂热,试过摇晃。正过来、倒过去看了个遍,?#35009;?#25214;到蹊跷。

    沙发上。

    922捏着手指关节说:“我有一点急,还有一点饿。全程监考这么?#25937;说?#21527;?”

    154说:“忍着,早呢,还有36个小时。”

    922一脸绝望。

    秦?#24656;?#30528;头,目光越过长桌落在某一角。

    那里,游『惑』正背对这边翻?#27492;?#30862;的高脚杯,肩胛骨和脊背绷出好看的弧度。

    他垂着双眸看了很久,忽然说:“你们以前有没有见过他?”

    154一愣:“谁?”

    922更懵:“啊?”

    这个?#20174;?#23601;足以说明一切了。

    秦究静了片刻,懒洋洋地说:“没谁,你们要真饿了就去厨房弄点吃的。”

    154和922往厨房看了一眼,木着脸说:“一点也不饿。”

    又过了?#35813;耄?22搓着手站起来说:“唔……我去厨房转一转。”

    154服了:?#21834;?#37027;种厨房你也下得去手?”

    922说:“我就看看。”

    他走开之后,154又盯着考生看了一会儿,忽然福至心灵地明白了秦究刚刚的问?#21834;?#20182;看了游『惑』一眼,又犹豫着看秦究。

    默不作声看了有?#29615;种?#21543;,他们老大终于开了金口:“我是死了么,你这?#35789;?#28789;一样看着我?”

    154:?#21834;?br />
    秦?#31185;?#20102;他一眼:“有?#35009;?#35805;就说。”

    154斟酌了一下,说:“我只是想说……如果见过的话,?#20431;皇裁次?#35268;干?#35009;?#30340;先生应该会认出我们。”

    秦究的视线又回到了游『惑』身上。

    片刻后,他“嗯”了一声。

    154说得没错,如果真的见过,不会是现在这种?#20174;Α?br />
    总不至于随便来个人都跟他一样少?#27426;?#35760;忆,哪来那么巧的事。

    ·

    922在厨房转了两圈,最终选择转移阵地。

    他回到沙发旁,跪在地上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只烤架,又拿出一盒切好的牛肉。刚打开盒盖,就听见餐桌旁于闻一声惊?#26657;骸?#21733;你别冲动!!”

    三位监考转头看去,刚好看到游『惑』拿起猎人甲握着的杯底,顺手在桌沿一敲。

    就听咔嚓一声。

    杯?#23376;?#26029;了一截……

    922手?#27426;叮?#29275;肉泼了一裤腿。

    他拎着残留的半?#26657;?#38382;154:“四次违规能把他吸?#27801;?#21516;事么?我不想再给他当监考了。”

    154:?#21834;?br />
    谁想谁傻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下载湖南福彩天地报 北京快乐8提前预测号码 体育彩票走势图 智胜彩票4场进球 txzqiu足球比分网 香港内部透码资料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 北京pk10什么规则 神算至尊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3d走势图2元彩票网 大乐透走势图表浙江 体彩p3彩乐乐 意甲联赛logo 帝王真钱游戏官网 北京pk10开奖记录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