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全球高考 > 第14章 十字路口
    人真是承受力极强的生物。

    第二天,大家就适应了考生休息处的生活。

    这里虽然不是城镇,但比起猎人小屋,实在好太多了。

    有饭吃,有觉睡,出门不会死,也不会有两只鸡追着你提醒要?#31449;懟?br />
    休息处对面有间屋子,三层高,挂着厚重的塑料门帘。塑料泛黄,早就不透明了,只隐约『露』出一圈白炽灯光。

    屋子外挂着木牌,写着“仓买”。

    “仓买是?#35009;矗俊?#21452;胞胎小姑娘异口同声地问。

    老于对孩子挺有耐心,解释说:“就是杂货铺,啥啥都卖。以前没见过吗?”

    不仅小姑娘,好几个人?#23478;?#30528;头说:“我们那边不这么?#23567;!?br />
    “是么?”老于嘀?#23613;?br />
    他多长了个心眼,跟着大家去买东西的时候,拽着店主强行聊了两句,发现对方居然真的是老乡。

    仓买店主姓赵,是个很不热情的老乡。

    “老哥,我就管你叫老哥了啊。”老于不见外地说。

    店主赵顶多四十,肯定比老于年轻,身材结实,脊背板直。但他居然不要脸地把这声“老哥?#27604;?#19979;了,叼着烟,半死不活地说:“随意。”

    老于说:“老哥离家挺多年了吧?口音都没了,我口音就算轻的,你比我还轻。要不是看到仓买俩字儿,我都不敢认。”

    赵嘴里烟直喷:“差不多吧。”

    “一直在这开店?”

    赵:“算是。”

    老于“哦”了一声,试探着问:“我看老哥你这站姿,以前当过兵吧?怎么来这开店了?”

    赵终于从烟雾里睨了他一眼,说了个长句:“我没当过。不过看你站姿,以前是真当过兵吧?怎么胖成这样?”

    老于:?#21834;?br />
    赵接连吸了几大口,把嘴里的烟抽得只剩屁股,碾着烟灰说:“别套近乎了,老乡那套在这里不管用。今天还泪汪汪的,完了明天没准儿就死了。”

    老于:?#21834;?br />
    “要买东西赶紧的,不买就走。”赵说着,又弹出一根新烟点上了。

    ·

    仓买一楼烟雾缭绕,病?#32982;?#36827;的肺?#23478;?#21683;出来了,?#35009;环?#24323;购物的机会。

    因为店里东西?#20154;?#20204;想象的多得多。

    它更像一个外表破旧的综合大超市,?#36335;?#35044;子棉被枕头,锅碗瓢盆杯勺筷子,跌打损伤内外用『药』,超市有的它都有,超市不?#27426;?#26377;的它也有,把三层小楼填得满满当当。

    每层都摆着几个购物车,落了一层?#25671;?br />
    大家人手一个,随便一擦就开始疯狂扫货,活像鬼子进村。

    “等等,这些东西都没有标价呀!”于闻突然叫道。

    周进拿了几?#24656;?#21683;『露』,又裹了?#27426;?#28040;?#23383;?#30140;『药』,说:“早发现了,咳咳……这就跟旅游景点一样,价格肯定是翻倍的。”

    “趁着大家都怕死,疯狂宰客嘛,太正常了。”大家附和着。

    谁都知道这个道理,但谁都没少拿。

    钱能?#24187;?#30340;时候,也就不心疼了。

    于闻还是觉得有点不对。他推着车四处找哥,在三楼角落找到了游『惑』。

    令他惊讶的是,游『惑』也在扫货。

    “哥,你居然也推了个车?”于闻跟过去。

    游『惑』闻言瞥了他一眼,那表情就像在说“你这放的哪门子屁?”

    于闻讪讪地摆手说:“没事,我就看看……”

    ?#28909;?#36830;他哥都在买东西,那应该没?#35009;?#38382;题。

    于?#21734;?#26102;放下心来,翻了翻游『惑』的购物车。

    他本以为会看见?#27426;?#24212;急用具,比如?#35009;?#30005;?#30149;?#30005;池、绳子、刀具……

    结果……

    这位大?#24515;?#20102;一套换洗衣物,一只黑『色』背包。

    没了。

    “呃……哥,你还拿别的吗?”于闻问。

    游『惑』在衣架里排了排,拿了一件黑『色』羽绒服扔进购物车:“差不多就这些。”

    于闻突然觉得,拿了?#27426;?#33639;光棒、电?#30149;?#30005;池的?#32422;骸?#20687;个演唱会黄牛。

    ·

    他们回到一楼的时候,大家已经挑得差不多了,连人带车围着结?#35828;?#26588;台。

    游『惑』不爱挤,远离人群,百无聊赖地等在墙边。

    打头的老太太?#23454;?#20027;:“就这么些,你算下钱。”

    赵叼着不知第几根烟,透过雾气扫了一眼五花八门的购物车,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说:“一看就是头一回。”

    大家不明所以。

    赵:“一般人来这里,最多敢挑这个数。”

    他竖起两根手指头。

    “?#35009;?#24847;思老哥?两样?”老于问。

    赵:“?#29275;?#36825;就是我见过最大方的了。”

    这他妈得多贵?

    众人默默看?#25628;圩约?#22534;成山的购物车,周进终于没?#22871;∥实潰骸啊?#21487;以微信支付宝么?刷卡也?#23567;?#29616;金没带多少。”

    于闻附和:“我?#23478;?#24180;没取过现金了。”

    赵:“微信支付宝刷卡都不?#23567;!?br />
    周进和于闻先丧了气。

    赵又说:“现金也不?#23567;!?br />
    于闻:“哈?那用?#35009;矗俊?br />
    赵从柜台玻璃下面?#22909;?#20986;一张卡,长得跟他们人手一张的小旅馆房卡一模一样。

    “你们都有这个吧?刷这个。”赵弹?#35828;?#21345;面,好像之前没表现出来的热情,都攒在这一刻了。他笑着说:“房卡背面不是准考证么?上面有累计得分吧?我这儿的东西啊,都得拿分买。”

    “也不贵,日常用品包括衣物每样0.5,食物『药』品每样1分,至于刀这种开了?#24515;?#24403;武器的,每样2分,非常好记。你们要不?#32422;合人?#31639;价?”

    众?#35828;背?#24867;住,脸『色』煞白。

    就他们那些满满当当的购物车,足?#22253;?#20998;数买成负的。

    周进看着一车『药』物,当即呛了一口凉气,咳得撕心裂肺。

    怪不得……

    怪不得那些购物车都落了灰,怪不得最大方的人也只拿两样。

    手里的分数都是战战兢兢拿命挣的,谁也不敢说下一场会考成?#35009;?#26679;。

    如果在这里多买一两样,回头一结算,离及格刚好差1分,怕是要切腹。

    赵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

    他刺激完人,又恢复成不冷不热的吊丧样,说:“来,结账。”

    刚说完,柜台前围着的人齐齐往后退了两步。

    “都不买?”等在墙边的游『惑』突然说。

    所有人连同店主在内,都把目光?#26029;?#20182;。

    他直起身,把车推到柜台边,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房卡递给赵:“结账。”

    赵:?#21834;?br />
    他张嘴看着游『惑』的购物车,烟屁股掉在鞋上。

    游『惑』手指?#20982;?#21345;等了一会儿,略有些不耐?#22330;?br />
    赵猛地回神,匆忙弹起一只?#29275;?#30910;着烟屁股说:“我算一下——”

    内外衣物加上牛仔裤、黑包、羽绒服,一共3分。

    游『惑』听见结果,点?#35828;?#22836;。

    他似乎觉?#36855;?#31639;还有富足,目光扫过老板背后的柜子,又说:“再拿一包烟、一个打火机。”

    赵:?#21834;?br />
    于闻忍不住了:“哥你又不抽烟,买这个干嘛?”

    游『惑』把衣物放进黑包,头也不抬地说:“以防万一。”

    两分钟后,当游『惑』单肩背着背包回住处时,他准考证上的累计总分已经变成了15。以跳楼的速度,成了小组最?#22836;幀?br />
    于闻看着对方毫无变化的冷脸,觉得他哥真的刚。

    ·

    考生休息处的7天眨眼就过。

    最后一天下午3点12分,全员自动退房,楚老板亲?#22253;?#20182;们轰出大门。

    “喏,朝前直走,200米处有个十字路口,去吧。?#32972;?#26376;冲他们挥了挥手说:“千万别耽搁,晚?#25628;?#25321;权就不好使了,希望这次不是永别。”

    她说完就关上了旅店大门。

    那个写着?#30333;?#23487;、暖气、餐饮”的灯箱闪了两下,忽地灭了。

    那几栋房屋依然站在雪雾里,但一盏灯光都没有,就像是早已废弃多年的危房。

    “这真不是鬼屋?”于闻打了个寒噤。

    游『惑』想起之前问监考官的?#21834;?br />
    他?#25910;?#26159;不是灵异事件,监考官回答说不是。对方当时还想补充点?#35009;矗?#20294;?#22993;?#26469;得及开口,就收到了违规预警。

    所以……

    这究竟算?#35009;?#21602;?

    游『惑』在心里?#32842;ィ?#31561;下一场考试开始,?#27426;?#35201;?#19968;?#20250;骗监考官说实?#21834;?br />
    希望这次抽到的监考官老实好骗。

    ·

    200米说长不长。

    大家很快走到了楚月说的地方。

    那确实是一个十字路口,路口中间孤零零地竖着一个保?#39184;ぃ?#20141;子外面瘫靠着一个人?#21834;?br />
    那人看到他们,挣扎着站起来。

    大家走近了才看清,正是?#20431;?#19981;愿意住休息处的纹身?#23567;?br />
    不过他此时已经变了?#29615;?#27169;样,浑身血迹斑斑,左胳膊毫无生气地垂着,一条腿也瘸着。

    “你怎么成了这样?”

    虽然大家都不太?#19981;?#20182;,但?#35009;?#20154;希望他变成残废或者死去,毕竟原本只是?#21543;?#20154;,无冤无仇。

    纹身男哑着嗓子说:“?#29615;?#23601;不错了。”

    “你在这呆多久了?”大家看着保?#39184;ぁ?br />
    纹身男说:?#20658;?#22825;。”

    “干嘛不回考生休息处?”

    纹身男脸『色』有点尴?#21361;?#21448;有点愤怒:“回去时孙子,而?#25671;?#25105;转身就找不到路了。原路返回?#35009;?#33021;找到那几栋房子,只有这里。”

    “那你怎么没继续走?”于闻问。

    纹身男扫视一圈,指着几个路口说:?#30333;约?#30475;路标。”

    经他提醒,大家这才注意到,十字路口通往四个方向,每个路口都竖着一块牌子。

    正常情况下,那些牌子上会写xx路或者xx街。

    但是这里不是。

    这里东南西北四个路牌,分别写着四个词:

    语文

    外语

    数学

    历史

    保?#39184;?#20869;,小喇叭突然响起来,收音机里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出现在了这里。

    【本轮考试制度为3+1+1,恭喜你们顺利完成了其中?#24187;牛?#29616;有另外四门待考。】

    【考生拥有选择权,可以自主安排考试?#25215;頡!?br />
    【请在30秒内做出选择。】

    ?#22659;?#21040;者,剥夺考试机会。】

    众人:?#21834;?br />
    这种十字路口,他们更想原地站到去世。

    狗腿于闻一把抓住游『惑』,说:“哥,你选哪个我就选哪个!”

    其他人也?#36861;?#30475;着他。

    谁知游『惑』扫视了一圈,面无表情地说:“有得选?我这里四个方向显示的都是外语。”

    于闻:?#21543;叮浚浚俊?br />
    更烦?#35828;?#26159;,在游『惑』的视线里,每个路口都有一个身?#21834;?br />
    那人个子很高,在雪中撑伞而立,似乎在?#20154;?br />
    游『惑』冷笑一声,脸气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中彩票几率 084期四肖中特 五子连珠5.1手机版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手机助手 三分彩到底是什么 河北20选5计划群 下载福建快三 幸运农场三连中 大众国际娱乐平台 码报资料开奖直播 辽宁11选5数据专区 魔术扑克背面认牌 东方6十1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