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全球高考 > 第41章 秦究的禁闭室
    违规公告一出, 游『惑?#27426;?#19979;手里的木板,对飞出来的狄黎说:“这堆先收进去。”

    说完, 他抄*屏蔽的关键字*扭头就走。

    正对石洞洞口的地方,一艘系统船可怜巴巴地泊在那里, 从船舷?#22797;?#32570;口来看,就是惨遭拆卸的那艘没错了。

    而游『惑』正朝它走去。

    狄黎傻了片刻, 连忙喊道:“不是等等,你又要干嘛?”

    游『惑』压根没听见。

    “?#35009;?#24847;思啊?”狄黎问他的同伴:“监考官?#23478;?#26469;了,他们不应该在这等着吗?写点检查认个错?#35009;?#30340;,看看能不能宽大处理?奔着船去干?#35009;矗?#36319;船道歉?”

    “不知道,这俩小年轻的想法我跟不上。”同伴?#20154;?#24180;长不少,说:“看看过会儿监考官来了, 能不能说个情吧。”

    狄黎说:“?#22253;。?#26446;叔你不是搞法律的么, 死的也能说活。”

    同伴没好气说:“我35刚过, 管谁叫叔?”

    狄黎:“习惯习惯, 没有?#30340;?#32769;的意思。以前见到长辈都得喊叔叔阿姨,进大学突然就不让喊了,我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同伴哭笑不得:“谁给我一个适应过——?#35009;?#22768;音?”

    木板落地的咣当声打断了他的?#21834;?br />
    大家?#35835;?#20960;秒, 顺着声音看过去。

    不?#27934;?#30340;系统船上,游『惑』站在船舷旁边,又扔了几块木板下船。

    他身后, 高高的桅杆突然倾斜, 连带着帆?#23478;?#36215;倒在船边, 轰隆一声,惊得众人闭了一下眼。

    ?#20154;?#20204;重新睁开眼的时候,就见秦究从断口旁直起身,从游『惑』手里抽走*屏蔽的关键字*,干脆利落划开绑绳,抬脚给了桅杆一下。

    它便整个滚落下来。

    游『惑』弯下腰,消失了一会儿。?#20154;?#20877;回到船?#23219;擼?#23601;又开始咣咣扔东西了。

    椅子……

    桌子……

    木箱子……

    还特么有橱柜。

    服了。

    三十来位考生懵成一排帝企鹅。

    这哪是悔过自新去认错啊,这是反正违规了,干脆全拆光啊!

    只要是能烧的,都跑不掉。

    监考官的小白船就是这时候从海上驶来,四位监考站在船头。

    众目睽睽之下,秦究冲监考官打了个招呼,转头又咣?#27604;?#19979;一个船舵。

    考生:?#21834;?br />
    狄黎转头看同伴:“李哥……”

    李哥:?#21834;?#21898;叔吧,这回八张嘴都说不活了。”

    小白船上,922目视前方,嘴皮子动了动:“我晕船。”

    154:?#21834;?br />
    922:“特别晕,特别难受,站不住了,我能不能?#28909;?#33337;?#25307;?#24687;一下。”

    154:“闭嘴吧,我也晕。”

    新来的078:“?”

    922说:“别看我们,没病。你现在还不了解,一会儿就知道了。”

    078左?#19968;?#21160;了一下脖子,扶了一下墨镜,淡定地说:“?#35009;?#26679;的考生我没见过?”

    922瞪着他。

    078:“001不提,这是意外,我是说除了他之外。”

    922“呵”了一声。

    另一位新来的监考官021是高挑的女人,头发中长刚及肩,一边挽在耳后,硕大的耳环在海风里摇晃碰?#30149;?br />
    她戴着比078还大的墨镜,说:“听说要逮001,在船舱里?#35835;?#21313;分钟腿的人谁?”

    078:?#21834;?br />
    小白船的船头跟游『惑』、秦究那艘碰上。

    游『惑』扔下最后一样东西,拍了拍手上的?#39029;荊?#30511;眼看向小白船。

    船上伸过来一个梯子,四名监考正往这走。

    游『惑』:“监考船?#35009;?#26448;料的?”

    秦究轻笑一声:“怎么?这都敢拆?”

    “要拆监考船我就不陪你了。”秦究让开破损的甲板,踩在能走的地方说:“毕竟还有下属在。”

    这句人话刚说完,他就冲不?#27934;?#30340;四位监考官说:“?#27492;?#26032;木材?”

    ?#21834;?br />
    四位监考当场绿了三位。

    021墨镜太大,看不出绿没绿。

    “四个都是你的人?”游『惑』?#22330;?#33394;』的眸子扫了一眼。

    秦究摇了摇头:“那倒不是。那两个戴墨镜的跟着009号。”

    “主监考官这么多?”

    秦究说:“说少不少吧,001到010一共10个,带着十个小组,排在后面的监考官随机归入其中一组。不过国内主要是我和009,其他人负责别的地区。”

    “你名声是不是有问题?”游『惑』突然说。

    秦究挑眉:“谁说的?”

    游『惑』目光落在唯一的女?#21487;?#19978;,说:“?#20431;?#30475;上去?#38405;?#24456;有意见。”

    154、922两个就不说了,078上船后就摘掉了墨镜,对秦究点了一下头。在监考官应有的矜持严肃下,表现出了一点儿?#25512;?br />
    唯独021。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要摘墨镜的意思,?#35009;?#26377;任何要?#25512;推?#30340;迹象。

    秦究看向021:?#20843;?#23545;我有意见?我怎么看不出来。”

    游『惑』心说可能你瞎吧。

    “不过就算有,也不是因为我的名声。据说按最初的分组算,她原本应该会成为a的下属,还没进组,a就不在了。后?#27492;?#21448;差点儿成为我这组的,但我那阵子在休养。于是她就去了009那边。也许她听过那些传言,下意识抵触我?”

    秦究想了想又笑说:“不太熟,随意吧。”

    差点成为组员都没过问?

    游『惑』觉得秦究实在很奇怪。

    他作为001号主监考官,是这傻比系统里不可分的一部分,但从他的字里行间却能感觉到,他并不?#19981;?#36825;个系统,也不?#19981;?#36319;系统牵连太深。

    包括跟系统本身,也包括跟其他监考官。

    154和922站在秦究和游『惑?#27426;?#38754;,脸憋得像两个倭瓜。

    谁能想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28216;鰲?br />
    昔日老上司,今?#23665;?#19979;囚……

    阶下囚还在那儿笑。

    154心说我上辈子是刮了多少民脂民膏,这辈子才?#29615;?#26469;当监考。

    沉默维持了好几秒。

    078站了一会儿,终于站不住了。

    他看看左边,154和922两位同事的嘴巴可能?#29615;?#20102;。

    再看?#20174;?#36793;,算了021他惹不起。

    于是他清了清喉咙,绷着脸说:“十分钟前,我们收到系统通知,说二位拆?#35835;?#31995;统用于接送考生的船只,破坏了部分甲板……家具、桅杆、船舵、楼梯……”

    他嘴角抽动一下,又绷住了继续说:“请两位上一?#24605;?#32771;船。”

    游『惑』?#35835;?#19968;声:“这次罚?#35009;矗俊?br />
    078:“???”

    他扭头看同事,922用口型说:“老?#31361;?#20102;。”

    078:?#21834;?br />
    他想了想说:“这是?#22659;?#32771;试第一次违规,按照规则,要关3个小时的禁闭。你不是第一次吧?应该知道流程了,有个心理准备吧。”

    078说完,催促几人上了横梯,他在最后一个?#20309;病?br />
    刚走没几步,078就看见?#20431;?#32769;?#31361;?#24320;始准备了,他问922说:“有吃的么?”

    078一个趔趄,差点儿掉海里去。

    “没有,没吃的,没带牛肉!我这是?#31243;?#20040;,一来就点餐?”922怕了这瘟神,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横梯。

    他扔下一句“我晕船晕得要吐了”,就火烧屁股一样跑了。

    154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说:“老大,不瞒你说,一小时前,我跟922刚赌咒发誓说有你在,他……某考生不可能违规。老大你看看我的脸,它惨遭毒打,马上就要肿了。”

    秦究说:“近墨者黑,某考生把我带坏了。”

    某考生:?#21834;?br />
    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得出口?

    154叹为观止地看了自家老大一眼,也绷着脸跑了。

    四个监考溜了俩,人才凋零。

    078只能跟021一起带着违规考生下船舱。

    监考船秉持传统,除了外表刷了方便区分的白漆,内里布置跟整个考场风格一?#38534;?br />
    船舱有三层。

    一层跟系统船一样,是两两相对的隔间,每个隔间有床铺桌椅,是供监考官休息的卧室。毕竟他们跟考生一样,要在海上漂到考试结束。

    现在标着154和922的两间都锁着门,生动形象地表达了“离瘟神远一点”的意愿。

    铺位下面一层,是餐厅?#32479;?#25151;。

    壁炉里火烧得正旺,整个船舱都很暖和,甚至有点热。

    秦究把?#26412;?#38388;的围巾解下,拎在手里。

    “要帮你收起来么?”078开始?#30239;摹?br />
    秦究说:“那倒不用。”

    ?#30239;?#32467;束。

    078:?#21834;?br />
    他看了021一眼,021依然戴着墨镜抬着下巴,没有要出声的意思。

    078在心里叹了口气,带着游『惑』和秦?#32771;?#32493;往下走。

    船舱最底下一层?#27973;!?#36924;?#22238;疲?#24635;共只有几个紧闭的?#32771;?#21644;一条狭窄的走道。

    078打开第一扇门,对游『惑』说:“进去吧,时间到了021会来给你开门的。”

    禁闭室的布置跟以前没?#35009;?#24046;别,依然是一张桌子一张?#39318;櫻游?#19981;多。墙上是一排镜子,变相拓展出无限空间。

    游『惑』熟门熟?#32602;?#36827;去之后还主动关上了门。

    078瞪着门,又默默打开了第二间对秦究说:“唔……”

    不用他开口,秦究就进去了。

    078尴尬地咳了一声说:“三个小时后,我来开门。”

    接着,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光源绝断,屋内一片漆黑。

    这片漆黑仅仅维持了一瞬间,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阳光。

    秦究眯眼适应了一下,再睁开时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废墟?#23567;?br />
    废墟很大,至少比禁闭室大得多,周遭是弯曲的被缴断的防护网,环绕着箍了一圈。防护网内有生锈的汽车、散落的机器,断裂的缆线……

    啊,还有长长的金属管和钢筋条,就在旁边。

    如果他曲起一条腿坐在那堆金属管上,再脱下大衣,给衬衫前襟泼上血迹,那就跟记忆中的那片场景一模一样……

    秦究在金属管前垂眼站着,手指无意识地动了两下,又把围巾重新围上了。

    他一派绅士地掖进大衣领口,把衬衫前襟给遮住了。

    那一瞬间,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似乎……这样才是对的。

    那个?#36855;赌?#31946;的场景?#26657;?#20182;应该是戴着围巾的。黑『色』或是?#25671;?#33394;』,刚好遮挡住了胸前所有的血迹。

    那人站在他面前,而他坐在金属管上,除了有一点疲惫,看上去就像是毫发无损一样。

    好像……这种记忆才是对的。 16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体彩31选7必中公式 南粤风26选5开奖结果 排列五走势图分析 广东快乐十分冷热统计 平码规律论坛博客 赛马会抓码王 新快赢481走势图合并 11选5任三选号技巧 乐和快乐十分 湖北快三4~13期开奖号 广东福彩36选7复式 体育彩票走势图综合版 欧洲杯足彩胜负彩 快彩乐老11选5遗漏 福彩中心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