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全球高考 > 第105章 死亡刷屏
    这次的监考处很特别……

    人特别多。

    因为考场包含国内外, 监考官也凑了个齐,每个考区都有?#27515;礎?br />
    大区的监考官人数多一点, 小区则只来一两位。

    一共37人。

    这次的地点也很特别。

    不是漂泊于海的破船, 也不是矗立山顶的石屋,而是一间度假酒店——

    正面抱湖,背靠树林,有餐厅有网络有空调的那种。

    考场时间7点多,大部分监考官都在餐厅吃饭聊天, 异常热闹。

    但有几位例外。

    他们远离人群, 站在餐厅外的『露』台上,神『色』复杂, 看不出?#35789;?#39640;兴还是不高兴。

    021靠在栏杆上,细高跟衬?#29467;?#21448;长又直,也把她本就高挑的个子撑得更高。

    “我说……”她捏着细长的香槟杯,目光从上挑的眼尾瞥下来:“为?#35009;?#36825;场还能碰到你们?”

    她面前站着的几?#27426;?#26159;老面孔。

    922、154、高齐、赵嘉彤。

    “再这么下去, 我要怀疑其他监考官都是假人了。”021说。

    922狠狠搓着脸说:“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021:“你智商真没问题?”

    922把脸搓得老长:“小姐, 你怎么还人身攻击啊……我只是在想,会不会是因为老大?#29615;#?#31995;?#34924;?#35748;我俩要跟着?”

    “那我呢?001又不是我上司,我怎么就跟你们捆上了?”021?#27425;省?br />
    其实她有一点点?#30007;欏?br />
    因为她暗地里在帮a,a和001又是个绑定状态。

    922的猜测让她怀疑, 系统是不是觉察到了她和a的联系。

    “那我就不知道了。”922说:“也许你最近比较活跃?”

    “那?#27425;?#39064;又来了。”高齐喝完了红酒, 抹了一下嘴角说:“我这个1006号很不活跃, 怎么?#24598;?#19978;了, 太巧了吧?”

    “何止这个——”

    赵嘉彤晃着?#31080;? 隔着玻璃门指了指餐厅里面热闹的人?#28023;?#35828;:?#26263;?#30475;那些就够了。”

    154他们正伏在栏杆上,闻言转头望过去。

    只有高齐没转?#32602;?#25343;了赵嘉彤的杯子往自己这里倒了酒。

    922问:“那些人怎么了?有问题?”

    赵嘉彤说:“你再仔细看?#30679;俊?br />
    几位年轻监考官盯着那些人看了半晌,突然意识到了问题——

    “他们……他们都是初代吧?”922一脸惊讶:“我是说,最开始的那批监考官,我接触不多,但资料多少看过一点。”

    他拱了拱154:“我没脸盲认错人吧?诶诶,你看看呢。”

    最早的那批监考官,有二十多个负责国外考区,常年见不到人。

    现在,二十多个几乎全在这里了。

    154看着门里面,缓缓摇头说:“应该没认错,是他们。”

    021看看高齐、赵嘉彤,又看看餐厅里那些:“这场在搞?#35009;矗?#21516;僚大聚会?”

    “你们这些小年轻啊,真的迟钝。”高齐这才转过来,一挑下巴:“刚刚我跟老赵,不,小赵一?#39277;?#26469;打了那么多招呼,你们都?#29615;?#29616;这巧合?”

    922心说你打招呼都那德?#26657;?#35841;看得出?#35789;?#19981;熟!

    “不过……那些?#35828;姆从?#22909;淡定啊。他们不觉?#20204;?#21527;?”922有点纳闷。

    “都是过来人、老油条了。”高齐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跟小赵也很淡定。”

    那倒是。

    922心想。

    老油条们心里?#32842;ナ裁矗?#26159;不会全摆在脸上的。也许漫无目的闲聊的同时,心里都在犯?#27490;?#21602;……

    突然,他隐约想到了?#35009;矗?#24515;里打了个激灵。

    老大在,就意味游『惑』在。

    游『惑』是谁?

    考官a!

    考官a是谁?

    这群人曾经的领?#32602;?br />
    他、154?#32422;?21场场都能见到游『惑』,已经习惯了。

    那么这些人呢?

    联合考场开考后,监考官只会拿到自己地区的考生名单。

    所以国外的那些根本不知道游『惑』在考试。

    就算看到了,也不?#27426;?#33021;?#20174;?#36807;来,因为监考官之间普遍称呼代号。

    这么看来……这场考试岂不是时隔多年的大重逢???

    922突然激动。

    他懒得去想这种巧合是不是人为,目的是?#35009;礎?br />
    他现在就想看热闹。

    他亢奋了两秒,又有点担忧——

    这已经是第四门了,万一游『惑?#29615;?#32902;够了改走稳妥路线呢?万?#27426;?#26041;平平淡淡考到结束,不违规不搞事呢?

    这种想法刚?#24052;罚?#39184;厅顶上吊着的屏幕突然刷新,考场动态多了一条。

    > pm19:51197考场,考生游『惑』宣告死亡。

    922当场愣住。

    身边咣当一声响,021杯子脱手碎了一地。

    『露』台上一片死寂,氛围陡然凝重下来。

    “不会吧?不可能!”高齐和赵嘉彤一副打死不信的震惊模样。

    021也万分茫然。

    他们还没缓过来。

    考场动态又刷出一条。

    > pm19:54197考场,考生游『惑』宣告死亡。

    餐厅里觥筹交错的监考官们纷纷愣住。

    有?#35828;?#22768;咕哝了一句:“?#35009;?#24773;况?系统抽了?”

    还有人皱起了眉,觉得“游『惑』”这个名字似乎在哪见过。

    又过了不到1?#31181;印?br />
    考场动态再次刷新。

    > pm19:55197考场,考生游『惑』宣告死亡。

    > pm19:58197考场,考生游『惑』宣告死亡。

    > pm19:59197考场,考生游『惑』宣告死亡。

    整整10?#31181;印?br />
    餐厅内外的监考官们?#27426;?#19981;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考生刷屏,以一己之力*屏蔽的关键字*5回。

    『露』台外。

    高齐和赵嘉彤闭上了嘴。

    021一脸?#27103;尽?br />
    922嘴角抽搐两下,感觉到了熟悉的、不安分的气息。

    果然,他多虑了。

    只要老大和游『惑』在,考场会平平淡淡?

    不可能。

    ***

    游『惑』是被刺耳的?#31181;?#22768;吵醒的。

    他眼睛没睁往身后?#22909;?#20102;一下,?#22909;?#21040;一片空,这才皱着眉坐起来。

    “人呢?”

    他?#21917;唷?#25423;着鼻?#28023;?#20302;声咕哝。

    半掀的被子还留有体温,腰间?#36824;?#30528;的感觉尚未全散,但秦究却不见了。

    枕头上有本翻开的软面本,应该是秦究顺手扣在那里的。

    游『惑』拎起来扫了一眼。

    有年月日,应该是本旧日记。

    日记里的字很大,字母与字母间互不依靠,透着拙稚。一看就是小孩?#26377;?#30340;。

    游『惑?#24187;?#24515;思细?#30679;?#21367;着本子站起来。

    上下铺的两个鼓包也不见了,雪莉?#33151;?#21033;不知?#35009;?#26102;候起了床。

    墙上的卡通挂钟显示,现在是晚上8点整。

    到了既定的学习时间。

    ……所以秦究人呢?

    先下楼了?

    游『惑?#27426;?#30528;一头沉闷的起床气,拉*屏蔽的关键字*门下了楼。

    雪莉?#33151;?#21033;兄妹俩正端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24178;掀?#30528;之前那张?#23383;健?br />
    游『惑』远远就能扫见,纸上多了字。

    “这是爸爸妈妈给我们留的思考题,你能帮我们回答吗?”

    兄妹俩异口同声地说。

    清脆的童音在安静的小楼里回『荡』,显得小楼莫名很空。

    纸上的字是用红『色』马克?#24066;?#30340;,醒?#32771;?#20102;。

    那上面一共列了两道题。

    第一道是图形。

    纸上画了一个端正的?#32570;?#19977;角,其中一角到?#26434;?#24213;边又画了几条斜线,像简笔画的切蛋糕

    题目说:砍一刀,一个三角?#25991;?#21464;成三个。现在砍了六刀,一共有几个三角?#25991;兀?br />
    游『惑』:?#21834;?br />
    虽然用词令人不适,但这居然真是一道标准的……小学数学题。

    旁边还煞有介事地写着,本问6分。

    不过这个问题只是引子。

    图形下面紧接着第二个问题。

    题目说:可爱漂亮的雪莉最?#19981;墩站?#23376;,每天?#23478;?#30475;好?#22797;巍?#23627;子里一共有6面可以移动的镜子,最多会有几个雪莉呢?

    本问12分。

    除此以外,最底下还有小字注明的另一句?#21834;?br />
    这道题让萨利和雪莉苦恼了很?#33579;?#20063;?#27599;?#20154;头疼。答不出题或者答错题,萨利和雪莉会懊恼地惩罚自?#28023;?#19968;天都吃不下东西。

    所以他们时常感到饥饿,好心的客人,帮帮他们吧。

    游『惑』扫完纸上的题,又看了一眼萨利和雪莉的肚皮。

    也许是坐着的缘故?

    似乎比傍晚更圆了。

    哪里有一点饥饿的样子???

    甚至萨利还?#20302;?#25171;了个饱嗝。

    那个饱嗝让游『惑』心头一跳。

    他大步流星走到卫生间旁拉开门,没有人。

    书房同样没有人。

    地下?#19968;?#26159;没有。

    楼上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游『惑』三步回到一楼,却见下来的是楚月。

    她正要说?#35009;矗?#30475;见游『惑』的脸又一愣:“你?#22330;?#33394;』怎么这么难?#30679;?#35841;惹你了?”

    “秦究不见了。”游『惑』说。

    楚月沉声说:“我正想跟你说呢!小舒她们三个也不见了!”

    说话间,一楼的?#22836;?#38376;“砰”地?#37096;?#20110;闻顶着鸡窝头冲出来:“老于——哥?”

    “你爸也不见了??#32972;?#26376;问。

    于闻脸上血『色』尽褪:“老于……我爸没在外面?#31354;?#36807;没?”

    “找过了。”

    游『惑』一张脸霜天冻地。

    他突然把目光移到沙发上,盯着那两个小鬼的肚子。

    于闻跟着看过去,?#22330;?#33394;』更差了。

    他也发现那两个小鬼肚子更鼓了,各种联想让他手脚冰凉。

    “我……我好像听见有人说?#35009;?#32771;生游『惑』,宣告死亡。”于闻喃喃道:“我以为是做梦。”

    楚月说:“在我睡着前,听见系统播报说,哪个考场有个叫christina的考生弄哭?#25628;?#33673;,宣告死亡。”

    他们现在是一个整体,占的考场又是游『惑?#29615;?#21040;的。

    很可能所有?#35828;?#38382;题都会算在游『惑』头上。

    那?#27425;?#39064;来了。

    ?#20431;?#20010;人干嘛了,前赴后继地弄哭雪莉?

    宣告死亡是怎么个死法?

    第二个问题很可怕。

    小楼里气压奇低。

    楚月原地转了两圈,按着太阳『穴』让自己冷?#29627;骸?#19981;,等会儿……?#32570;?#24613;着慌,你们想,正常考场只有一个考生,死也就死一回。我们是一个整体对不对?#30475;?#31995;统的角度想,不可能有人八分之一、八分之一地死。”

    她说得含混。

    游『惑』?#27492;?#38388;?#20174;?#36807;来。

    ?#22253;。?#31995;统那边的逻辑是说不通的。

    要让这件事通?#31216;?#26469;,只有一种可能,那种“死亡”某种程度上是可逆的。

    或者说……

    他们是特殊的,所以死亡可?#38405;?#36716;。

    那就又有问题了——

    他们得先知道*屏蔽的关键字*,才能知道怎么逆。

    想到这一点,游『惑?#32531;?#19981;犹豫抓住?#25628;?#33673;。

    楚月一愣:“你干嘛?”

    游『惑』:“让她哭。”

    楚月:?#21834;?16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海南环岛赛直播软件 双色球2019027 新人麻将 体坛网排列五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号 .重庆时时彩 河南22选五开奖走势图 河北快三走势图表带坐标 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三百期 中彩网3d开机号 广西11选5官网 江西11选五开奖结果查 福彩开奖电视台 云南时时彩票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