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造化之门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场主出面
    “朋友,饶命……”这名念星修士这才想起赌场不能动手的规矩,似乎针对不到眼前这个家伙。这家伙连藤执事都敢打,岂能惧他?

    “赌场内不?#24066;?#25171;斗…...”那名荷官总算是找到了由头,放下了手中摇骰子的盅桶走了上来。本来这根本就不是他管的事情,但是他现在不想摇骰子,也没事找事。

    宁城抬手就将这名念星修士掼在地上,怒喝道,“滚蛋。”

    这名念星修士根本就顾不得自己的骨骼?#33618;?#22478;掼的咔咔断裂了几根,连忙爬起来,灰溜溜的逃掉。

    荷官见苦主都不找宁城,他也没有办法,只?#36855;?#27425;回到了原位。经过这么一闹,其余吃亏的修士更是不敢多说,再也没有人出来说宁城的不是。

    “你下去吧。”

    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这名荷官如听仙音,连忙恭谨的回道,“是,符师。”

    宁城注意到来的这名修士,看起来很是普普通通,眼睛细而长,说?#21543;?#21713;,语气却沉稳无比。背后有两道隐约星轮,可见此人至少是一个碎星强者。

    “各位,今天我想要和这位朋友单独赌两手,请各位谅解。”这名修士?#36855;?#26469;的荷官下去后,又对其余的赌点修士抱了一下拳。

    这个细长眼睛的修士在赌场显然很有威望,他抱拳后说话后,其余跟在宁城后面想要发财的修士纷纷退开,却并不散去。

    这些修士退开就表示不会参赌了,至于并不散去,所有的人都知道宁城是来找事的。而现在赌场的人正面出来和宁城对战了,这种精彩的事情,谁都不?#25954;?#38169;过。

    只是短短时间,这个赌点的地方就围满了人。不但是这里参赌的修士,就是其余地方赌的修士也都纷纷挤到这里来。很多人都认?#26029;?#38271;眼,赌场中绝对的高手,一般情况下根本就不会出来,现在出来了,显然是为?#22235;?#22478;。

    “在下叫符,是这家赌场的一个小小坐场。还未请教朋友贵姓?”细长眼并不在乎别人围观,再主动?#38405;?#22478;抱了一下拳。

    原来这家伙就叫符,宁城也抱了一下拳说道,“我?#24515;?#22478;,因为当年我朋友在这里输?#35828;?#38065;,差点将小命都送掉。所以我今天想要帮他将输的钱赢回来,还请符坐场赐教。”

    听?#22235;?#22478;的话,周围的人恍?#24187;?#30333;过来。宁城今天果然是来找场子的,原因是他朋友输了钱,差点送命。不过看这宁城修为应该也不会高到什么地方去,就算是赌场找到场子了,能走掉吗?一个这种修为的家伙在赌场通过赌来找场子,应该说是找死。

    “原来如此,?#28909;?#36825;样,那就开始吧。由我来摇骰子,宁兄下注,如何?”符微微一笑,并没有将宁城的话放在眼里。可见他胸有成竹,认为自己绝对不会输给宁城。无论宁城的朋友在这里输了多少钱,宁城敢来找场子,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

    宁城自然是不会在意,“?#27604;唬?#31561;我将这些黑?#19968;?#25104;蓝币再说。”

    不用宁城主动去换,已经有人帮他将四百亿黑?#19968;?#25104;了四亿蓝?#25671;?br />
    符在抓起盅桶的同时,眼角的笑意?#25237;?#21608;围的注意力完全从他身上消失,这一刻他的精力全部集中在自己手中的盅桶?#23567;?br />
    他的手一带,透明的盅桶就带起三枚骰子摇动起来。

    周围的人都愣愣的看着符的动作,不,应该说此时哪里还有动作?就连影子都看不到了。不要说这里的人都无法动用真元和神识,就算是动用了神识真元,也无法看清楚符的手影。

    或者可以通过听来辨别,如果?#27426;?#35201;说还有声音,那就是周围修士呼吸的声音。骰子的声音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不见,根本就听不到。

    没有影子,没有声音,这摇骰子的桶是不是透明,已经毫无意义了。

    “?#23613;?#25671;骰子的桶落在了赌桌上,这一声“?#23613;被?#32773;是符从摇骰子开始到结束,唯?#29615;?#20986;来的声音。这个声音将周围旁观的修士惊醒,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这才知道什?#35789;?#23665;外有山。如果是这种人摇骰子,他们也别赌了。

    周围是屏蔽神识的阵法,银色的盅桶本身也是屏蔽神识的材料炼制而成。在这桶没有揭开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这盅桶中的点数。

    所有的人都盯着宁城,都想知道宁城这次会压在什么点上,会压多少。

    “宁兄,你请。”符很是礼貌的?#38405;?#22478;微微一笑,刚才那?#21482;?#28982;忘记周围的表情消失不见,他再次恢复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

    宁城取出四亿蓝币全部压在了零点上,他的神识一直在银桶周围驻留。符一落下银桶,宁城就明白这个符同样可以用神识看见桶中的东西。如果不是他的神?#30701;?#39640;级和强大,符甚至也可以发现他的神识在桶中查看。

    因为他的神识比符强大太多,这让他查探到了符的神识,而符却并不知道他的神识。

    骰子中的点数是142,宁城知道他压142毫无?#20040;Α?#23545;方?#28909;?#21487;以知道点数,就绝对不会让他赢的,他索性压在了零点上。

    符的眼睛微微露出一丝诧异,似乎为宁城没有压在142而惊异,不过他的这一丝惊异很快就消失不见,淡声说道,“宁兄确认了自己压的点数吗?”

    “没错,我确认了。”宁城若无其事的说道。

    “好,这次无论输赢,我都钦佩宁兄这种高手。”符赞赏的说了一句后,赌桌上的绿?#31080;?#25104;了红灯。

    这一刻符的神识始?#31456;?#22312;那三枚骰子上,他嘴里佩服宁城,却绝对不会大意。

    银色的盅桶飘起,符似乎感受到他的神识扫到的东西有瞬间模糊,他打了个激灵,神?#23545;?#27425;强?#26032;?#22312;三枚骰子上。

    银色的盅桶已经揭开,三枚骰子全部是零,?#20801;?#20986;来的点数恰好是零点。

    “啊……”

    “好强大……”

    “真的是零点,这一次发了,四十亿蓝币啊……”

    ……

    各种议论声音密集的响起,这些修士说强大,不仅仅是说宁城强大,还有些人认为符也一样强大。零点绝对是符有意摇出来的,否则怎么可能突然出来零点?这也太巧?#35828;恪?br />
    更强大的是宁城,符摇出来了零点,人家都可以听出来,这种实力绝对是赌场的顶级人物。

    符的?#25104;?#30053;为有些苍白起来,他吸了口气,?#38405;?#22478;抱了抱拳说道,“朋友赌?#35760;?#22823;,符不是对手。”

    他知道再赌下去,也是枉然。自己有神识可以看到,都被?#35828;弊?#38754;做了手脚,再赌下去结果依然还是一样。

    “那你们赌场再找人来和我赌啊,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赢钱的,不让我赌,哪里有钱?”宁城摇了摇手中的筹码,语气很是不屑的说道。

    说完宁城不再理睬符,反而对一群围观的赌场修士抱拳说道,“各位朋友,我不想说薄海第?#27426;?#22330;有什?#27425;?#39064;。但事实上是,如果在这里赢了钱,他们就不赌了。如果是没有人看见,赌场就会颠倒黑白,然后威胁无所不用…...”

    “宁城,你赌?#26082;?#23454;是要赢过我,不过想要诬陷污黑我们赌场,你还不够资格……”符说话间,已经有数道强大的气息迅速涌了过来。

    宁城根本就不在意,直接丢出?#32972;?#24405;下的水晶球说道,“是不是诬陷,不是我说了算的,这里大家都可以看见。”

    水晶球悬浮起来,在一面白墙上投出巨大的清晰画面。宁城没有动用神识,直接让影像投影在了墙壁上,否则他可以让影像直接投影在空?#23567;?br />
    在赌阵的过程中,荆无名一个完美阵法被诬掉,反而说荆无名出千,然后赌场的执事?#38405;?#22478;威胁的语气和神态都清晰可见。水晶球中藤执事的气息都清晰可?#24895;?#35273;到,这绝对不是假货。

    荆无名是赌场的常客了,这里很多人都认识。所有的人都明白过来,纷纷将目光?#26029;?#31526;姓修士。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以后这家赌场就等于毁掉了。

    现在宁城来这里的目的一目了然,无论宁城事后是不是还能?#25442;?#30528;,他?#28909;?#26469;这里,就肯定有了打算。对一个有自我的修士来说,这口气想要咽下去确实很难,?#21387;?#23425;城要砸场子。

    水晶球一出来,尽管没有人说话,但是众人?#23478;?#32422;站在?#22235;?#22478;这边。

    “哈哈……”一个大笑的声音传来,随?#35789;?#21517;修士从二楼走了下来。

    “这件事确实是我赌场用人有错,滕宏旷已被剥去自由之身,贬为奴隶了。至于和这件事有关的倪凤管事,出去几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她一旦出现,我们必定将她拿住交到宁兄手?#23567;?#19978;次的事情,因为我赌场用人不善,裘?#21507;?#21521;宁兄道?#28014;!?br />
    说话的是走在最前面的?#24187;?#40644;衫?#24515;?#30007;子,留着一些短须,尽管是在道歉,但是语气自然无比,给人一种潇洒不羁的超然?#23567;?#20063;是承认用人不对,?#25237;?#22330;毫无关系。

    “至于?#32972;?#30340;损失,我赌场方面?#25954;?#36180;偿给宁兄十亿蓝币,不知道宁兄意下如何??#24330;?#21040;宁城面前裘宏放继续说道,语气诚恳自然。

    裘宏放是谁他早就打听过,正是这家赌场的场主。宁城神识还在,他从裘宏放这自然诚恳的语气中听出了隐约的杀意。

    ......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四川新11选5开奖结果 qq游戏欢乐斗地主视频 必中84注组六 重庆时时彩最新规定 澳门游戏平台打大全 沙巴体育被黑 河南快赢481遗漏统计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杀一码 福彩安徽时时彩 黑龙江福彩网36选7 大乐透十准确预测 广东快乐十分免费软件 重庆时时彩后三跨度计划 广西11选5走势图表爱乐彩 如何开一家彩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