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泡書吧 > 鬼王獨寵俏醫妃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綠油油的小弟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綠油油的小弟

    巨獸眼神很不錯的樣子,將夜晟眼底的那一抹輕視給看了個清清楚楚,當即便不樂意了。

    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殺了它那么多的同類,現在還不將它給看在眼里?

    簡直就是找死啊!

    那通體翠綠的巨獸,高昂著頭顱,似乎鼻孔里還輕輕的哼了一聲,夜晟看不上它,它也瞧不上這個突然出現的怪物。

    長的小小的,雖然看起來怪好看的,但是那又如何,這里可是它的地盤。

    它暗中監視這個男人,已經好幾天的時間了。

    這男人,殺了它同類也就算了,竟然還將它同類給抽筋剝皮肢解了,最終還給風干了,怎么滴這是打算到了過年的時候,給做成臘肉唄?

    “嗷!拿命來吧!”巨獸咆哮著,朝著夜晟沖了過去。

    夜晟提著長劍,直接騰空而起,朝著那巨獸的眼睛便直插了過去。

    巨獸是壓根就沒有想到,這人不安常理出牌呀,直接就來戳它眼睛了。

    “無知獸類!”夜晟輕嗤了一聲,一招假動作,讓巨獸上了當,隨即直接提著劍,踩上了那巨獸的天靈蓋。

    “什么?你干什么?”巨獸被夜晟踩著了天靈蓋,那里可是它的死穴,就這么被夜晟給踩著,它當即便慌了神。

    這若是,被狠狠的給跺上一腳的話,那不是死定了。

    這人到底是怎么能夠一眼識破它的死穴的?

    它的天靈蓋的位置,可是沒有骨頭的呀,全部都是軟組織……

    “大……大俠,有話好好說,有什么要求咱們好好的商量,大俠是不是還想要我的那些同類啊,要不然我將它們再給召喚一些出來?這么多年了,它們也都活膩了,你不殺了它們的話,過不了多久,它們也該去自殺了。”巨獸無比的緊張,巨大的身體就這么僵硬在了空中,動都不敢動一下。

    “有話好好商量?剛才你不是還想要弄死我的么?”夜晟輕嗤了一聲,臉上露著一抹冷意,這巨獸竟然想要為了自己活命,就出賣同類。

    這要是在人類里的話,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弄死你?沒……沒有沒有,我怎么可能弄死大哥您呢是不是?大哥您這么強悍,不用打就找到了我的命脈,那我哪里還敢有什么別的心思啊,大哥您說是不是?”巨獸舔著一張臉,腦袋也不敢動,眼珠子骨碌碌的亂轉。

    絞盡腦汁的想著辦法,想要將夜晟給弄下來,只要夜晟能夠下來,一切都好說啊。

    但是,夜晟就像是長在了它的腦子上一般,怎么都不肯下來,這就有些著急了,萬一它就這么被踩死了怎么辦?

    “既然如此,那就托著我去那個方向吧。”夜晟伸手指了指,他之前過來的方向。

    雖然,他是站在巨獸頭頂的位置,但是夜晟清楚,巨獸能夠看到他的動作。

    “好……我去,我去,大俠一定要小心,不要用力。”巨獸高高的舉起了它的兩只前爪,有些不安的朝著夜晟的大本營走了過去。

    其實,選在那個地方,對夜晟是非常有利的,那里是夜晟選擇的大本營,那些風干的巨獸,也不是隨意的擺放的。

    全部按照夜晟所熟知的方位擺放,其實他是在擺設一個巨大的陣法,再差上幾頭巨獸,陣法也就差不多完成了。

    對于那一片地方,夜晟非常的了解,就算是這巨獸想要耍什么心機的話,可是逃不出他的手掌。

    巨獸現在哪有不從的道理?

    邁著妖嬈的小步伐,朝著夜晟創造出的尸山走了過去。

    也不能怪它,一頭巨大的綠獸,竟然邁著妖嬈的小步伐,實在是因為,它不敢有大幅度的動作呀,一旦動作大了,萬一夜晟將它的腦袋瓜子給踩開了怎么辦?

    這一路,它都是能夠感覺到,夜晟站立在它的命脈上,腳步都沒帶移動一下的。

    原本對于它來說,不算長的路程,現在走起來卻是分外遠的樣子。

    “老……老大,到了,趕快下來吧老大……”巨獸看著夜晟,有些不知所措的,它已經都到了啊,這男人怎么還不想下來啊。

    “有什么話,就這么說吧。”夜晟輕輕哼了哼,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在那巨獸的腦袋上坐了下來。

    巨獸當即便嚇傻了,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簡直要了它的獸命了,這男人死活不愿意下來,豈不是要將它給吃的死死的?

    “老大,您要問什么,您就趕快問吧?”巨獸真是快要急哭了。

    長這么大,它還沒被人給這么欺負過呢。

    “這里是什么地方,有什么秘密。”夜晟單槍直入,直接將自己想要知道的問了出來。

    橫豎,他來到這個地方, 不就是為了這個秘密么?

    在另外一邊,仍舊是蠻界的境內,但是宮戈所墜落進來的卻是另外的一片場景。

    在那里冰天雪地的,沒有任何的人,也沒有任何的動物。

    只有無盡的寒風肆虐著。

    大片大片的雪花,刮得宮戈臉頰生疼,好不容易保持住的粉嫩臉頰,在這里的幾天,生生給凍傷了。

    “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宮戈顫抖著,蜷縮在一處山洞中。

    就這么空手被卷進來,他沒有換洗的衣裳,身上穿著的還是單薄的錦衣,沒有吃的,沒有火。

    最重要的是,在這里還沒有白天。

    若不是宮戈內力強悍,只怕這么多天呆下來,他是真要凍僵在這里了。

    原本還以為,取得了這里面的能量,就能稱霸整個天下,到時候宮初月那個女人,還有什么理由拒絕他?

    到時候,什么女人還能夠拒絕他?

    宮戈看著外面白茫茫的一片,肚子已經餓到了極致,這些天,他一直靠著外面的雪裹腹,若是繼續下去的話,只怕他該虛脫了。

    與其在這等死,不如出去碰碰運氣,哪怕是冰底下,有些東西能夠裹腹也好啊。

    相比較于宮戈這邊的悲慘遭遇,夜晟那邊似乎就是非常的好了。

    不僅有打量的糧食,還收了個綠油油的小弟,雖然這小弟看起來一點都不靠譜……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海南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