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泡書吧 > 穿越七零:農媳翻身記 > 第432章 鰥夫比寡婦還慘呢
    田小麥最后叮囑女孩兒道:“兩毛錢的正面是這樣的,反面是這樣的,兩面都對上了,你才能給人家茶葉蛋,知道了嗎?”

    女孩兒點點頭,開口說:“知道了!”

    田小麥:“去賣茶葉蛋的時候,把這個板子帶上,忘了兩毛錢長啥樣,就對照著看看。”

    女孩兒又點了點頭,咧著嘴巴笑了一下,說:“好!”

    田小麥起身拎著十斤雞蛋走了,她跟女人說好,下個禮拜再過來。

    十斤雞蛋田小麥全部留給了周嬸。

    “這要吃到什么時候去啊。”周嬸苦笑道:“天天聞養雞的味兒都夠夠的了。”

    “看著多而已,其實也沒有很多,應該不到一百個。你跟大貴每天一人吃一個,來客人的時候煮個蒸蛋,或者炒一大盤韭菜,很快就能吃完了。小森和他媳婦不是隔三差五的都會來看看你們嘛,用不了半個月就能吃完。我下個禮拜還過來呢,到時候幫你們吃倆。”

    大貴裝雞蛋去了,田小麥跟周嬸聊起了開連鎖超市的事情。

    周嬸沒有明確表態,但她的想法,田小麥很快就了解了。

    歲數大了,不好容易過上了安穩的日子,不想折騰,可以理解。

    “行,反正這只是我的一個想法,超市也不著急開,你們可以慢慢考慮著。”田小麥并沒有失望,因為這的確不是一時半刻一拍腦門就能搞起來的事情。

    況且對周嬸和大貴來說,現階段最想要的不是一個能賺大錢的連鎖超市,而是一個健康的寶寶。

    該聊得都聊完了之后,田小麥就回家了。

    回去之后,她告訴夏明蘇抽空陪周嬸去看看胃。

    “周嬸的胃病有好些年了,我出國學習之前就給她抓過好幾次藥。”夏明蘇洗完澡,從洗手間里走出來,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喝著田小麥給他熱好的牛奶。

    田小麥抱著枕頭,盤腿坐在床沿上,面對著夏明蘇,說:“我今天剛去的時候,看到周嬸的臉色煞白的,疼得額頭上都是汗珠子。好像挺嚴重的,她不樂意去醫院,總想扛著,估計也是怕查出什么問題。”

    “諱疾忌醫的人太多了。”夏明蘇嘆道,“很多病早查出來早治,能省很多麻煩。可大部分人都喜歡拖,拖到拖不下去了,才會去求醫生,還奢望醫生有靈丹妙藥。”

    田小麥揪著被角,問夏明蘇:“你最近忙不忙?”

    “挺忙的,不過三天之內,我會抽出時間陪周嬸去醫院看看的。”夏明蘇一直把大貴當親人,那周嬸自然也是親人。

    對親人,就得盡心照料。

    何況他們這些年對他和小麥都非常好,當初村里那么多人造田小麥的謠,說田小麥是非的時候,周嬸沒少替田小麥出頭說公道話。

    很多事情田小麥當時都不知道,都是后來從別人的嘴里一點點聽來的。

    著實讓田小麥狠狠地感動了一把。

    兩天之后,夏明蘇是沉著臉回到家的。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田小麥一眼就看出夏明蘇的情緒不對。

    夏明蘇說:“周嬸得了胃癌,下午在腫瘤醫院確診的。”

    田小麥沒跟任何人講過,但她之前隱隱約約有過不好的預感,“癌細胞沒擴散吧?盡早手術是不是能控制住?”

    “是早期的,幸好及早去查了。能不能控制住,不好說。”夏明蘇換好鞋子徑自上了樓。

    他回來的晚,王喜弟和老小已經睡下了。

    客廳里面沒開燈,黑漆漆的。

    只有樓梯轉角處的燈亮著。

    “晚飯你吃了嗎?”田小麥越來越覺得按時吃三餐的重要性了,她和蘇蘇天天在外面忙活,經常會顧不上吃飯,看來以后得多注意一些了。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本錢都沒了,還賺個屁錢啊!賺了給鬼花啊!

    田小麥從沒打算把遺產留給子女,子女以后能過成什么樣,都要各憑本事。

    她現在做這么多事情,往小了說是想滿足自己對生活的各方面的欲望。

    往大了說,是想做點有意義的事情。至少讓自己沒白活一場,沒白穿越一場。

    夏明蘇說:“我吃過了,我吃飯可比你規律多了。之前在英國的時候,我自己一個人都天天煮飯來吃,我很注重養生,也很惜命的。倒是你,中午別總對付啊,十二點左右,天大的事兒也得放放,吃飯用不了多久時間。忙活一上午,到那個點也該停下來歇一歇了。”

    田小麥笑道:“知道了知道了,回頭我在小祠堂北面設個小食堂,中午大家都去那兒吃飯。無論從果園過去,還是從狼坡過去,都用不了多久。”

    夏明蘇點點頭,道:“這主意不錯。”

    確診了胃癌之后,大貴就始終愁眉不展。

    他和周嬸的積蓄都用來買鎮上的房子,和進小賣部的貨了,手上不剩多少錢了。

    他打聽到,縣城的醫療水平肯定不行,即使有大夫能開刀做切除胃部腫瘤的手術,技術也比較落后,術后復發的概率也很大。

    大貴征詢過夏明蘇的意見,知道能去北京的大醫院做這個手術肯定是最好的。

    早期的胃癌不算是不治之癥,手術做的好,三年內不復發,后期好好調養的話,可以跟正常人一樣,再活個十幾二十多年都不是個事兒。

    所以他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帶媳婦去北京做這個手術。

    可周嬸卻不想折騰,“跑那么老遠干什么呀,萬一我在手術臺上斷氣了,不就死在外頭了……”

    大貴把杯子往桌上用力一砸,濺起了一灘水花。

    周嬸一邊擦著桌子,一邊哄道:“你發什么脾氣嘛,死在手術臺上的人又不是一個兩個,這也是一種可能性,我不能不考慮啊。”

    大貴哽了哽,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他現在不想聽到任何喪氣話,也不樂意去想什么不好的可能性。

    “醫生不是說了嘛,我這就是早期的,沒那么嚴重。吃吃藥,可以保守治療。你放心,我不會那么快就走的,我還想再多陪你幾年呢。唉,我當了那么多年的寡婦,也不想讓你剛結婚就沒了媳婦。”

    周嬸輕笑一聲,開了句玩笑,“聽說,鰥夫比寡婦還慘呢。”

    大貴的臉徹底黑了,他的胸口憋著一股悶氣,發不出去,好想砸東西!好想把面前的東西全部摔爛!

    房間里安靜了一會兒,周嬸緩緩開口說道:“原本還想給你生娃的……現在是沒辦法了,我對不起你啊,當初就不該自私地跟你結這個婚。歲數大了,身上什么毛病都會有,我就怕會拖累你,結果到底還是拖累了……”

    大貴沒有聽下去,站起身一言未發就走了。

    那天晚上,他在外面晃蕩了一夜,抽掉了兩包煙。

    早上日出的時候,他實在不放心,才回了家。

    煮粥、煮青菜、熬藥,一刻不停歇地干著活。

    周嬸輾轉反側了一夜,也沒睡好。因為哭過,所以眼睛腫腫的。

    她不敢再說大貴不樂意聽的話了,原本留給兩個人的時間就不多,再被爭吵填滿,那就太虧了。

    “這粥聞著真香,我餓了,你陪我一塊兒吃吧。”周嬸示弱道:“我都聽你的,你說做手術,我就做手術。你說去哪兒做,我就去哪兒做。”

    大貴的心一軟,憋了一天的淚就這么掉了下來。

    他攬著女人纖瘦的肩膀,不想讓她看到自己掉下來的淚珠子。

    就這么抱了好一會兒,抱到眼淚干涸了,沒有蹤跡了,才松開雙臂。

    “餓了就吃飯,我也餓了。”大貴從廚房把米粥、青菜和蒸蛋端出來,兩人吃了一頓揪心卻又甜蜜的早餐。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海南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