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天生就会跑 > 第四十章 再次上场
    “老师,我没抢跑啊!”

    叶钦神色激动地跑到了充当发令员的那名男子身边,接连辩解道,“老师,我是听到枪声后才起跑的。”

    “你?#29615;?#19979;了,请离开跑道!”

    做发令员的那名中年男子依旧面无表情,指了指?#21592;擼?#31034;意叶钦离开起跑线。

    叶钦却根本不走,拦在了发令员面前,面色涨红地解释道:“老师,我真没抢跑,第一枪有人抢跑之后,我第二次特别注意了,比平常起跑?#23478;?#24930;一些……”

    “第四道的选手,赶紧走开,不要影响正常?#28909;?#36827;行!”充当发令员的中年男子看在拦在身前的叶钦,皱了皱眉,语气变得有些生硬。

    “可是,老师,你是不是看错了,我真没有抢跑……”

    叶钦急得额头直冒汗,方才那股?#26377;?#24515;满满,?#27426;?#35201;拿第一的心态,被突?#27426;?#26469;的抢跑罚下给搞得荡然无存,现在心头只剩下一阵阵的恐慌。

    场边关注着这场男子100米决赛的人群看着起跑线发生的一幕,有的人好奇,有的人神色不解,有的人拍手庆幸,有的漠不关心,种种反应不?#27426;?#36275;。

    还有些低低的窃语议论声里,有人在问为什么?#28909;?#36824;不开始,有懂得短跑体育?#28909;?#35268;则的简单解释了几句,然后听到的人微微拊掌拍?#32602;环?#20102;然的神色。

    同组决赛的选手里,第三道的李永亮和第五道的余洪武两人看着叶钦被抢跑罚下,都有些莫名所以,两人对视了一眼,走回各自的跑道前,低?#32602;?#40664;然无语。

    “叶钦!”

    正在这时,一直在场边稍远的地方看到发生这一幕的严凝走了过来。

    ?#25226;侠?#24072;,我刚才真的没有抢跑……”

    叶钦看到严凝过来,急得脸上的汗都出来了,又再次开口解释。

    关于抢跑的规则,以前在训练的时候听严凝也简单说过抢跑规则,有些选手会在第一枪压枪跑,成功就能够得到起跑优势,失败了,也会给其他选手带来压力。

    他当时也只是听听而已,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叶钦感觉自己是在听到枪响之后才开始起跑的。

    严凝用眼神安抚了一下叶钦,转而神色清冷地看着充当发令员的中年男子,?#23433;门?#21592;!我对于你的处罚提出‘抗议’,在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你是如何判断选手抢跑的?”

    在大型正式的?#28909;?#37324;,起跑线前是有?#38376;?#21592;、主发令员、发令员、召回发令员,助理发令员等多名工作人员一起协同工作。

    而南秀市市中学运动会这个等级的?#28909;?#27604;一般学校的校运会是要大型许多,但依旧还?#23545;?#36798;不到正规?#28909;?#30340;各种人员配备,起跑线前也就只有严凝面前这个中年男子是主发令员兼?#38376;?#21592;。

    中年男子在严凝出现的时候就注意到她,微微避开了她的目光,若无其事调整着手里的发令枪,淡淡道:“我看到了第四道的选手抢跑,就像方才第六道的选手一样,抢跑动作我就看得很清楚。你可以提出抗议,但现在你们赶快离场,不要影响正常的?#28909; ?br />
    严凝眉头皱了皱,对于这种手记时?#28909;?#37324;的抢跑判定,在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只要不是太过夸张,完全是一件极为主观的事情。这点就像足球场上的判罚,不论赛后如何,但是在场上?#38376;?#21592;做出判罚的时候,参加?#28909;?#30340;选手都需要严格遵守。

    严凝不是小百花,她经历过职业赛场,到这个时候已经很清楚地明白,是被人针对了。

    这几天叶钦的表现太过炫目,高中组400米和200米两个项目的第一加纪录,再拿个100米的话,就一个人包圆了高中组的短跑项目。

    想想严凝都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一个市中学运动会,至于搞出这么多的门门道道么?!

    有些东西都不用说得太明白,越是这种小型?#28909;?#23567;地方的赛事,各种乱七八糟的越多。

    “叶钦哪里有抢跑啊!”

    ?#23433;门?#20320;是不是看花眼了……”

    此时几个围观在人群里的秀水二中的学生?#21152;?#20102;上来,甚?#20102;?#34892;带队的两个男老师也跟着后面,看架势都想要上来和?#38376;?#29702;论?#29615;?br />
    “回去!”严凝朝着想要争辩的秀水二中学生们轻喝了一声,用眼神制止了其他?#35828;?#21160;作。

    在赛场上,是最能体现一个运动员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精神,严凝不会去做无谓的争论,无论有多?#29615;?#27668;,多么不?#24066;模?#22312;赛场上就算遭受到不公正待遇,需要的也是赛后去申诉抗议,而不是胡搅蛮缠。

    “走吧,叶钦!”严凝转过身,伸手轻轻拍了拍叶钦,安抚道。

    ?#25226;侠?#24072;,可是?#28909;?#21494;钦一时间只觉得心里堵?#27809;擰?br />
    “不用说了,我知道的!”

    严凝摇了摇?#32602;?#25289;着叶钦的手臂,就?#24613;?#24448;外走。

    “我……我……”

    叶钦转过?#32602;?#30475;着其他选手已经在起跑线前就位,心潮翻涌,似乎有一股气从脚底板蹭蹭蹭直往头顶上窜。

    “这个?#38376;?#20026;什么会判我抢跑,我是真的抢跑了吗?我记得自己听见枪声才开始跑的!”

    “如果早知道这样,起跑的时候,我就再慢一点,那样就不会被人挑出毛病了!”

    “我明明可以赢的,我好不?#24066;模 ?br />
    不?#21097;?#33258;责,愧疚,愤怒,一时间各种情绪似乎都冒了出来。

    叶钦手脚僵硬地跟在严凝身后,少年人敏感的内心似乎感觉有很多道目光落在了身上,这次不是那种艳羡向往尊敬,而像是带着怜悯、冷漠……

    片刻之前他还雄心勃勃的想要再拿一个冠军,但转之间,就已经被人罚下离场。那种骤然间的落差感,?#27604;?#21494;钦感觉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32602;?#21387;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等一下!”

    就在这时,?#21592;?#19968;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叶钦转头望去,就看到那天找他说话的那个自称是什么体协教练的瘦高男子出现在人群中,在他身边则是第一天查看场地有过?#24187;?#20043;缘,好像是?#20384;?#24072;以前教练的矮胖中年男子。

    聂方平排开了围在跑道边的学生,大步走了过来,像是不认识严凝和叶钦一般,神情肃穆道:“那位秀水二中的老师和同学,请先等一下。”

    说着,又转头看?#25628;?#36127;责本场决赛发令的中年男子,“陈老师,这名选手是起跑?#29615;?#19979;了吗?”

    本次市中学生运动会?#30473;?#20301;?#38376;?#21592;都是南秀体校的教?#32602;?#20294;也有不少是南秀当地中学的体育老师兼任,而现在这位就是来?#38405;?#25152;中学的体育老师。

    中年发令员看到聂方平出现,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尴尬,但还是点点头道:“聂教……聂?#38376;?#38271;,方才第四道选手二次抢跑,我按照规定将他罚下了。”

    “噢,二次抢跑啊,那是要罚下的!”聂方平似乎微微颔首,接着又瞥?#25628;?#21494;钦,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38054;?#20301;选手是提出了口头抗议了?”

    “对,我们抗议。在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仅凭肉眼,?#38376;?#23545;于我们队员抢跑的处罚并不客观。”一旁的?#38376;?#21592;还未开口,?#21592;?#30340;严凝?#32769;?#25509;话道。

    “这位老师,我们的?#38376;?#21592;肯定是很客观做出判罚的。”聂方平摆了摆手,对于严凝的说法似乎有些不以为然,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过,确实会有存在争议的地方。这样吧,我们严格按照田径规则来。”

    听到这话,?#21592;?#30340;中年发令员?#25104;?#31245;稍舒缓了下来,聂方平虽然是?#38376;?#38271;之一,但现场?#38376;?#26159;他,对于他的判罚,即便存在主观,某种程度上?#19981;?#26159;要维护他的。

    但接下来聂方平的话,又让这?#29615;?#20196;员脸上的肌肉再次紧绷了起来。

    聂方平似乎斟酌了?#29615;?#25165;一字一句道:“按照田径规则,我们?#38376;?#30340;判罚过程中,出现有争议的判罚,那么在运动员提出口头抗议后,我们是应?#36855;市?#36816;动员在抗议下?#28909;!?br />
    田径?#28909;?#27605;竟不像足球篮球的对抗性运动员,在田径规则下,现场有争议的判罚,在选手口头抗议后,是?#24066;?#21442;赛选手?#32570;热?#20445;留成绩,再做其他讨论的。

    “啊?!”

    叶钦在?#21592;?#21548;得一愣一愣的,这个时候才有些明白过来,这位聂教练兜了个圈子,还是给了他上场?#28909;?#30340;机会。

    ?#21592;?#30340;严凝这时也笑了起来,轻轻推了叶钦一把,“别发呆了,赶快上场?#28909;?#2154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360开奖直播 双色球走试图 舟山飞鱼走势图 体彩幸运赛车直播视频直播 重庆时时彩95中的资料 克里斯丁欢乐生肖 北京单场中奖图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 浙江体彩官方网唯一 波克城市斗地主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曾道人免费特码官方网 福利彩3d六百期显示号码 新三人斗地主 重庆快乐10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