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天生就会跑 > 第八十八章 家访(下)
    叶官第有些气喘吁吁地坐在了位置上,看着一左一右的聂方平和温同师,?#25104;下?#26159;疑惑,不过还是没有再动气,只是瞪?#25628;郟?#21494;钦才听两人一五一十地说起经过。

    从叶钦进入秀水二中开始,在学校的校运会崭露?#26041;牽?#28982;后代表学校去参加南秀市中学生运动会,刚说到叶钦的出色表现吸引了前卫体协的赵有成教练,叶?#31449;?#32477;了对方的邀请是何等?#19978;В?#21494;官第?#32622;?#28982;拍了下椅子的扶手。

    “这……这事情,他就压根没和家里人说过。”叶官第狠狠地瞪了叶钦一眼,情绪?#23853;?#20919;静了下去,又再次激动了起来。

    “要是有那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让这臭小子胡来!”

    在聂方平的简单几句解释当中,叶官第已经知道了前卫体协是一个很不错的单位,尽管他对叶钦上读书上大学的希望十分迫?#26657;?#20294;在老人心里的另外一个角落,未尝没有想过让叶钦过得轻松?#21442;?#19968;些。

    叶钦真要去前卫体协当运动员,他不敢说自己?#27426;?#20250;答应,但恐怕反对的话也说不出来,现实终归是现实,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即便局限于一个角落,但很多东西其实看?#29467;?#24443;明白。

    读书上大学,为的也不过是将来叶钦挣口饭?#38405;?#22815;轻松点。

    不过,这事情已经过去,叶官第也只是长长叹了口气,没有再去深究。

    一直低垂着脑袋不吭一声的叶钦,在听到叶官第的话后,不自觉地抬起了头。

    有些意外,又有些愧疚。

    爷爷的恼火他之前就曾想过,但想的更多是爷爷不可能答应他去练什么体育,如同小叔说的那样,爷爷一直希望家里能出个大学生。

    虽然他本意上也是想上大学,他答应过那个给他?#24700;?#29255;的少女,也想证明给某些人看。

    但他?#28216;?#24819;过爷爷可能会答应他去走职业运动员这条路,其实大抵老人也是不懂这些的,只是他的出发点很简单,只要能够为叶钦好的,他都会去认真考虑。

    之后聂方平又说起叶钦在省青少年田径锦标赛获得了男子400米和男子200米冠军,叶官第听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又有了笑容。

    到了他这个年龄,所求的不过是子孙能够有一条好出路,得知叶钦的表现,似乎那一刻他也在场一般。

    还有温同师谈起,叶钦的成绩不错,如果体育成绩也拔尖的话,能够进入燕京水木这样最顶级的学府。

    一直到叶钦前些时候和聂方平去燕京参加了世少赛的选?#31283;?#36825;次是要代表国家形象去国外参加?#28909;?#19968;张嘴张得老大,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眼睛木木地盯着坐在?#39318;?#19978;低着头的小孙子,一时间只感觉很多东西完全颠覆了想象。

    对于一辈子连县城都没去过?#22797;?#30340;老人而言,能够去燕京?#28909;?#23601;已经是不敢想象的事,而现在还要去外国?#28909;?#36824;是代表国家,这……几乎是老人听过的这辈子最难以置信的消息。

    “真是要去外国啊?!”

    好半晌的时间,叶官第似乎才消化完了这个最后的消息,腰间的旱烟筒下意识的就拿在了手上,捻了一撮烟丝,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

    “对啊,叶老哥,我们俩大老远跑这一趟,主要就是为了和你说清楚这个,毕竟这是大事情,是去外国,不来和你说这个事情,要是叶钦自己和你说,你怎么也不信不是。”有些呛?#35828;?#34013;白色烟雾里,聂方平很是郑重地说道。

    “叶钦真是有天赋,老哥,你?#38054;?#30340;是培养出来了一个好小伙子。”?#21592;?#30340;温同师转头看?#25628;?#21494;钦,满脸笑容地跟着附和道。

    温同师也知道,叶钦要去国外参加?#28909;?#23545;于叶官第这个年纪的老人而言确实是一个极为震撼的消息。

    不要说一个乡下的小老头,就是他这个县城二中的校长,在听到聂方平这的把叶钦给送进世少赛的参赛?#28216;椋?#20182;听着都有点像天书。

    “去外国,去外国……我可不舍得?#24076; 迸员?#19968;直同样听着聂方平和温同师说起叶钦各?#30452;热?#30340;刘兰芝,在这个时候则是不时地抓紧了?#36335;?#19979;摆,她的见识有限,体育什么也不懂,平常叶钦去县城读书就担心得不得了,现在一听说是要去外国,情不自禁地就紧张了起来。

    转头看着叶钦道:“叶钦,你可不能去,那是在外国,你去了谁知道能不能回来呢?”

    “奶奶,那就是?#28909; ?#21494;钦看着刘兰芝紧张的眼神,忍不住轻轻地解释道。

    “那……那也不成……”刘兰芝晃着脑袋。

    “你懂什么?!”

    沉默了半天的叶官第,?#35789;?#31361;然用脚底板敲灭了手里的旱烟筒,瞪着眼睛呵斥道,“这是代表国家去?#28909;?#20320;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我是不懂,你这个老东西,你就懂了。”刘兰芝气恼地抱怨了一句,看?#25628;?#36824;坐在?#21592;?#30340;温同师和聂方平,直接转头离开了堂屋客厅。

    虽?#24187;?#26377;说出什么其他话来,但方才对待客?#35828;?#28909;情?#35789;?#28040;失得一干二净。

    老妇?#35828;?#26420;素的情感里,似乎这些东西都是两个城里来的人带来的,再难给对方什么好?#25104;?br />
    “叶钦,去看下你奶奶!”

    在刘兰芝出去后,叶官第朝叶钦喊了一声。

    叶钦点?#35828;?#22836;,跟着站起身出门。?#26377;?#20182;就是奶奶带着长大,他能理解奶奶那得知他要出国?#28909;?#21518;,没来由的担心和恐惧。

    外国真的是太?#35835;耍?#22312;老人们的?#25293;?#37324;,那种?#25293;?#20284;乎就是一离开就是天长地久,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一样。

    “这猴崽子,这猴崽子……”

    在叶钦也出门之后,叶官第坐直的身体缓缓弓了下去,揉了揉眼睛,浑浊的眼里隐隐有淡淡的红丝,咧着嘴朝一直坐在?#21592;?#30340;温同师和聂方平道,“那个校长和教练,我是庄稼人,年纪也大了,这些我都不懂。练体育有什么出息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叶钦都没和我说,说了我也听不明白。但有件事我是知道的,能代表我们国家去外国?#28909;?#36825;是他的造化。今天你们两人在这,?#38054;?#23567;子就托付给你们多多照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吉林快三跨度和制图 北京赛车大小怎么看 中国足彩网即时比分直播 保利彩票官网 网上五分彩学生可以玩吗 大乐透软件 安徽快3游戏今日上市 山西11选5官方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资料歇后语 福彩云贵川22选5开奖 最新足彩6场半全场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澳洲幸运10是什么 广西快3软件最新版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