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天生就会跑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教练,你好久没有给我做营养餐了
格罗塞托市中心医院。

“周指导,我教练怎么样了?”

叶钦在一名中国代表队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气喘吁吁地赶到医院找到了周斌等人,眼带红丝焦急地问道。

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了,他在?#28909;?#23436;之后,按照惯例还需要去尿检存留样本。结束尿检后,一出门他还有些奇怪,按理肯定是聂方平等着他,结果来的是代表队里一个充当翻译的工作人员,这时候叶钦才知道聂方平在他400米决赛之后,进了医院。

周斌正通过一个随行的翻译人员,和医院的一名白人医生交流着,看到叶钦出现,朝对方表示了?#34892;?#21518;,转而走向叶钦。

“就是看你跑完?#28909;?#20043;后,情绪有点激动,血压有点高。”看着叶钦紧张的神色,周斌上前一步,低声安慰道,“没什么大碍了,聂教练在里面休息呢。”

说着,周斌心里也微微有些叹息,叶钦拿到男子400米银牌,还达到了奥运会的参赛标准,不论怎么说都是一件大好事,但谁知道这个时候聂方平会因为情绪太激动导致血压升高呢。

好在世青赛的主办方在这方面也做的比较到位,代表队也有运动员受伤或者身边的预案,及时送医治疗,没有出什么意外情况,不然的话,处理起来还真是有些棘手。

人在异国他乡,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语言障碍还有其他方面的困难都是显而?#20934;?#30340;,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没这么好处理,但这毕竟是官方的身份,各个方面都相对好打交道。

“那我能进去看看吗?”

叶钦神色依旧有些紧张,?#26377;?#21040;大他几乎就没有进过医院,唯一一次还是上回测量骨龄的时候。他的出身和环境,生点小病小痛基本上就是小诊所开个药,最多也就听人说道县里医院看个病。尽管有周斌的安慰,但叶钦还是不太放心。

周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38556;?#24320;口拒绝,但转而考虑到叶钦的情况,如果不让他看看聂方平,怕是接下来晚上?#23478;?#30561;不着,更不用说明天还有男子200米的决赛。

略作考虑,点了点头,“?#26657;?#20320;进去看看也好!”

周斌领着叶钦进了医院的一个房间,房间内队医姜少芬也在,正和聂方平低声说着话,看到叶钦和周斌进入房间后,笑着站起身。

叶钦几乎三步并作两步就冲到了聂方平的病床面前,没敢直接扑上去,硬生生在病?#25165;员?#27490;住脚步,两眼微红。

“尿检结束了?”

病床上聂方平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叶钦,脸上露出了笑容,有些中气不足地朝叶钦问道。

“嗯。”叶钦点了点头,看到聂方平的一瞬间,内心的那块大石头缓缓落了下来,接着又有些担心地问道,“教练,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聂方平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你跑得很好,我就太高兴激动的,年纪大了血压有点高。”

聂方平声音不大,但叶钦能够听得出他声音里的喜悦之情,那是真的为他高兴。往日里看到严肃的一面,或者是来格罗塞托时有些惊奇的老小孩一面,还有此时此刻那种面容安静慈祥之色,所有的?#30333;?#20284;乎都合并在了一起。

平常聂方平在身边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但刚才来医院的路上,那种焦虑和惶恐却几乎突然间填满了他的内心。在叶钦十几年的生活里,他见过农村老人过世时家人哭天喊地的场景,但对于这个年纪的少年人基本很难产生多少触动。

只有在方才那一瞬间,突然意识到这种事情出现在身边人上时,才会真的有那种发自心底的惊慌。

“对了,现在几点了?”聂方平看到叶钦出现,又微微转过头看了眼跟着一起进入病房的周斌。

“11点多了。”周斌会意道。

“那,叶钦……”聂方平目光转向叶钦,“时间不早了,你回?#39057;?#20241;息吧,你明天还有200米决赛呢!”

“可是教练……”叶钦微微踟蹰,看着聂方?#25945;?#22312;病床上,而且是在异国他乡,他是真的有些?#29615;?#24515;。

真正算起来聂方平当他教练还不到一年半,但就这十几个月的时间里,聂方平在他心里的位置已经类似于爷爷和小叔。

“别可是了!”聂方平打断了叶钦还想继续说下去的话,突然笑了起来,“说起来我这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住进国外的病房,可得好好感受一下。你和周指导他们就先回去吧,抓紧时间休息,我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叶钦,?#28909;?#25165;是你现在首要考虑的。”

“知道了,教练。”

叶钦点了点头,看着聂方平的意思,大概也知道对方肯定不会?#31859;?#24049;继续留在这里,简单又说了?#22919;洌?#36716;头跟着周斌一起出门。

临出门前,突然间又听到身后聂方平的声音传来。

“叶钦!”

“嗯?”叶钦停下脚步转过头。

“好好跑!”

“嗯。”叶钦看着病床上的聂方平,脸上浮起个笑容,突然朝聂方平道,“教练,你好久没有给我做营养餐了!”

……

等到叶钦出了门,房间内安静了下来。

躺在病床上,聂方平才无声地长叹了口气。

激动过度?#29615;?#39640;血压,这个病可大可小,按照周斌方才转达医生的话,他以后最好不要受到这样剧烈的刺激。

但作为运动员的主管教练,基本上叶钦的每一场?#28909;?#20182;承受压力不比运动员少,有时候考虑到未来的发展,甚?#28872;?#24418;的压力更大。

而发生这样的情况,这就意味着他以后很可能不能继续执教叶钦,至少,是不能带着叶钦参加各种国外大赛。

叶钦拿到世青赛银牌,达到奥运会参赛资格,这些都是聂方平情绪激动的源头,但是更让他激动的是,这场?#28909;?#20043;后,叶钦肯定要进入国家队了。

在当前国内除了叶钦达到男子400米参赛标准外,其他人都没有取得这个资格,自然不可能会把叶钦排除在外。

而他原来设想的内容还有很多,进入国家队之后,叶钦能够拿到公务签证,有国家队背书,最后一年的时间,他完全能够沿着孙潮生带刘阳宇参赛的陌生,带着叶钦以赛代练,甚至组织起一个围绕叶钦的小团队,去参加国外的?#28909;?#23613;可能成长起来。

国家队里自然有很多教练,但他还想再带叶钦一年,?#20154;?#21435;了大学后,再完全脱身出来。

但现在这样的情况,他的计划肯定是不可能了,一时间聂方平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有个男子200米的决赛,先等结果出来吧!”

房间内,灯光暗了下去,聂方平幽幽叹息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足球过人视频 云南快乐10分几点开始 210期3d试机号 双色球2019055预测杀红 德约科维奇吧 分分彩是官方开奖吗 梭哈是谁牌面大先给谁发牌吗 球探足球比分samplingid126 6场半全场预测 老时时走势图360 时时彩全包组三方法 广告二肖中特期期免费大公开 决胜二十一点规则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 四川快乐12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