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天生就会跑 > 第二百零四章 牵动众人心(下)
……

铃铃铃的?#31181;?#21709;了两声,然后又夏?#27426;?#27490;。

临州珑玥小区C区12栋的一个房间内,突然灯光亮起。

陈梓熙悄然地打开门,看?#25628;?#25151;门外的动静,才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中间。

借着自己房间的微光,也不去开客厅的等,而是径直走到了客厅沙发前的茶?#24178;希?#25720;索了一阵找到电视机的遥控器。

按下开关,电视上画面闪过,一个声音突然传了出来,在寂静的凌晨显得格外的大声。

陈梓熙被倏然响起的电视声音吓了一跳,赶忙按下遥控器的静音按键,然后又探头探脑地朝房间方向瞟了一眼,感觉父母房间内似乎应该没有被电视的声音吵到,才轻舒了口气。接着拿起遥控器,看着电视屏幕,快速跳转到早已经记好的电视台频道。

电视频道上,正好出现的是什么颁奖仪式,三个国家一大堆的女运动员站在领奖台上,手捧着鲜花,不时地朝着周围人示意。

因为电视静音,没有解说她也不知道是什么项目,只能默默等待着。

“臭叶钦,要是等会还看不到你出现在电视上,你回来以后我?#27426;?#22909;好笑话你?”

少女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下巴,眼皮耷拉着还有未完全清醒过来的困意。

意大利格罗塞托的世青赛国内电视台并没有转播,但她在?#29615;?#20307;育报纸上看到过对方的照片以及豆腐块大的报道。

进入国家队,然后参加奥运会的事,某人有打电话?#22836;?#30701;信给她,只是去?#25628;?#20856;国外之后,再一次失联,她再想了解什么消息,只能通过报纸和网络。

她今天看了几个网站的报道,很多东西都是一笔带过,但这?#25991;?#23376;200米的决赛,她?#35789;?#25552;前看到了。

《我国选手叶钦闯入男子200米决赛》

她还记得里面报道的吹嘘,某人发挥很稳定,还破了纪录。?#19978;?#21482;有文字报道,还没有图片。

前几天男子400米决赛的时候,当时网络上没有消息,但她还是晚上偷偷的起来打开电视,?#19978;?#24182;未能够在电视上看到熟悉的身影,为此后来几乎都有些失眠没办法入睡。

今天是男子200米的决赛,她很想看看那个久违蒙面的少年,现在长成什么样了。

从跟她说练跑步好像还没有多久的时间,怎么呼啦一下就跑到奥运会里去了。

不过,这样也好……

随着年龄的增长,少女渐渐懂得了很多东西,也明白一个运动员想要去奥运会参加?#28909;?#26377;多么的不容易。

正在这时,电视上画面突然一转,黑压压的人群环绕着田径跑道。

她猛然来了精神,重新拿起遥控器,悄然的按下音量调节按键,从零调到一格再跳到两格子。

?#21834;?#20013;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现在是?#26412;?#26102;间……”

放大音量后,电视里的声音渐渐传出,陈梓熙正看得认真,突然就感觉身边的沙发一沉,顿时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转头望过去,就见自己的妹妹抱着个玩偶,眨吧眨眼睛正望着她。现在正值暑假,两姐妹都在家?#26657;?#21482;是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也偷偷摸摸的爬了起来

“姐……”

“嘘……”

看妹妹似乎想开口说话,陈梓熙赶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35789;?#19981;再言语,两人的注意力都投到?#35828;?#35270;机屏幕上。

……

“你这把老骨头还要不要了?”

同个时间,在南秀?#24515;?#20010;小区的居民楼内,聂方平看着气冲冲指着自己鼻梁的老妇人,满脸的无奈之色。

“前两天半夜你就半夜摸起来看电视,今天更是熬了一宿,你是不要命了,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现在是几点了?4点!这么糟蹋身体,你还有几年?#27809;?#30340;!”

妇人头发略有些斑白,穿着一件白色的花睡衣,看着半倚靠在沙发上的聂方平,气就不打一处来。

“唉唉,你别激动,别激动行不?#23567;!?br />
聂方平揉了揉短硬的白发,指了指面前的电视,“就今晚,几?#31181;?#30340;时间,看完了就睡觉。等会的?#28909;?#21494;钦要上场了,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决赛,我没能在现场,总得坐在电视机前看看吧?”

“又不是你儿子,也不是你孙子,人家都进了国家队了,要你个老骨头瞎操心。”老妇人?#27785;搜?#30005;视机的画面,语气稍稍弱了几分,但尤有不甘道:“你就这么作吧,上回人都在外国进医院了,我看你还能瞎折腾多场时间。”

叶钦这个名字她在这两年都听得快生老茧了,她知道是这是聂方平临退休带的一个运动员,聂方平为了直接跑到了秀水县那穷地方的三流中学当起了教练。

这里面投入的精力和时间自然不用说,但几十年夫妻,她是知道聂方平脾气的,别的事都好说,但就唯独在体育这方面,特别较真。

年轻的时候得罪领导,?#24515;?#20102;带运动员又?#20384;鰨?#36825;些年别看聂方平带了不少人,但逢年过节还真没几个上门拜年看望的。

不过两夫妻都在体制内,倒真不在意这个,只是聂方平上次在意大利格罗塞托进了医院的事情,倒真是吓着她了。

“不是我儿子,也不是我孙子,但这是我徒弟。”

聂方平看着妻子脸上的?#25745;?#20043;色渐渐收敛了几分,笑着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行了行了,反正你都醒了,那就坐下来看看?#28909;?#20320;还没见过这小子吧,他呀,也是个贫苦出身,但真是有天赋啊,嘿,谁能想得到我聂方平临老退休了,还能捡到块宝。参加奥运会啊,别说我?#24708;?#31168;市了,就是海西省也每个运动员能有这个水平。”

“谁稀罕呐!”

老妇人嘴里嘟哝了一句,却没有直接坐下,而是转而进了厨房倒了被?#20154;?#25670;在?#22235;?#26041;平面前。

还想跟聂方平拌?#22919;?#22068;,然后看了看聂方平整个人似乎?#23478;?#32463;被电视给吸引住了,轻轻叹了口气,慢慢坐下,同样看向电视屏幕。

她不是体育系统的,不过这些年家里有个教练,耳濡目染多少对于体育还有田径都有了解。

聂方平去下面县城中学当教练,她本?#35789;?#19981;同意的,在体育系统内厮混了一辈子,临老了也就个体校教练,还不如好好歇着。

但?#29615;?#38754;又实在是太了解对方了,真要让聂方平过着每天公?#21543;?#27493;,打牌遛狗的退休生活,或者自己去给小儿子带孙子,颐养天年,恐怕一个星期都呆不住。

这老骨头,一辈子就扑在了这田径场的跑道上了。

电视画面闪动,现场摄像头视角切换,不知不觉间,已然出现了奥?#21046;?#20811;体育场的现场画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今天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幸运飞艇78码滚雪球走势技巧规律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码报资料2019弟30期 秒速单期计划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安徽福彩15选5开奖结果 分分时时彩下载app 手机捕鱼修改秒杀教程 宝石迷阵5 喜盈门彩票 ag用户积分系统兑换 快乐8开奖官网 老时时彩全部开奖号码 广西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