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天生就会跑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决赛前
“9秒85!——叶钦在这场半决赛表现的状态非常不错,完全不逊色于前面的?#28909;?博特。我们现在无比期待着两个小时以后叶钦和?#28909;?博特在这个赛场,在这片跑道,有更加出色的表现……

去年燕京奥运会上,最后的男子100米决赛,叶钦和?#28909;?博特两人是双双打破了9秒70大关,并且最终叶钦以百?#31181;幻?#30340;成绩赢了?#28909;?博特,成为了新的世界纪录保?#32456;擼?br />
在去年的奥运会之后,?#28909;?博特就曾经说过,希望能够再和叶钦在男子100米项目上展开角逐,争取打破9秒60的人类极限……很显然,这样的机会已经来了……今年他们能不能够再次创造新的世界纪录,打破人体新的极限……两个小时以后,本届世锦赛男子100米决赛将为您揭晓答案……”

国内电视机前,伴随着现场解说穆江的声音响起,电视画面之?#26657;?#31532;二组决赛的选手在镜头之中短暂的扫过之后,现场的画面开始切换到了现场采访。

不少心潮澎湃,准备继续等待两个小时以后决赛的观众,这个时候?#24598;?#24471;睡了,直接在沙发里或坐或卧,接着看叶钦的采访。

“叶钦,恭喜你晋级决赛!刚我们看到你在后面有保留了对吗?”

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混合通道区,本届央五频道驻外?#38054;?#40858;五正举着话筒,想叶钦表示恭喜。

“还可以吧!”叶钦呼吸还有些没有完全平复,看到摄像头和?#38054;擼?#38271;出了一口气,笑了笑道:“起跑和前半程我是差不多以全力去跑,这个时候需要调动一下状态,后面基本上绝对出现很稳了,就没什么关系。”

“那对于等会决赛是什么想法?电视机前现在应该还有很多观众在等待着你的待会的决赛!”

“全力以赴吧!决赛选手的实力非常强,大家对于冠军的渴望同样不会比我低,我会尽我所能的!”

“能打破世界纪录吗?”

“哈哈,这个真说不好。目标先是金牌,纪录的呼啊,那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叶钦站在镜头前冲着电视机前的观众做了个眨眼的手势,接着看向现场?#38054;?#35828;道,“不好意思,我应?#31859;?#20102;!”

“好的,加油!”

“谢谢!”

朝着采访的?#38054;?#21644;摄像师挥了挥手,叶钦转身朝着混合通道区内走了进去。

在通?#26469;Γ?#34945;郭华、陈中州和庄威几人已经等在了那里,一见叶钦走过来,陈中州先是给了叶钦一条宽大的干毛巾,在身上先披着。

跑完100米之后,这会正是狂出汗的时候,柏林今天的温度不低,不过为了后面的比赛,这个时候,身体保暖显然是非常必要的。

?#29615;?#38754;是两个小时之后就是决赛,要保证决赛时候的状态,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让现在的身体完全冷下去,不然要重头开始热身调整等等,就白费了半决赛时候调动起来的好状态。

另外一个也是预防这样进入室内的空调间,等会凉风一吹,身体出现不适,不说等会的男子100米决赛,后面的男子200米和400米甚?#20004;?#21147;赛都可能报销。

这么多年的密?#20449;浜希?#38472;中州对于这些细节已经无比熟稔,很多方面,叶钦自己也会特别去注意。

?#26696;?#25165;第一组?#28909;?博特跑了9秒89,杰森-盖比9秒93,两?#35828;?#29366;态都非常出色!”

几人一路返回休息区内,途中陈中州将上一组男子100米半决赛的成绩说给叶钦听。

“?#28909;?博特起步怎么样?”

叶钦想了想,突然朝陈中州问道。

这次陈中州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袁郭华先说道:“起步看起来不慢,虽然不像其他起跑出色的选手那么快,但看上去比起去年燕京奥运会的时候有进步。这一年的时间,?#28909;?博特肯定没有歇着,他之前输给你的地方就在前半程,肯定会在这方面加强。”

“对,看他复赛和半决赛的表现,都是非常的轻松。”陈中州接着补充道。

叶钦点?#35828;?#22836;,对于?#28909;?博特在赛场的表现,他其实想象的出来,以对方的实力,在一般比赛之中都会表现得非常轻松。

这个如果要去形容的话,夸张一点,可以当成一个训练有素的大人和一群小孩子在跑一样,大人身高腿长,肌肉力量都超过小孩子,所以基本上想怎么跑就怎么跑!

?#27604;唬?#36825;是夸张的说法,顶级选?#31181;?#38388;的差距,肯定没有那么大,但类比起来,就差不多是这样这一种感觉。

回到了休息室,叶钦先喝了一点水,然后用吃了一根巧克力补充?#35828;?#28909;量,然后就静坐了一会。

接着除了庄威给叶钦进行?#27426;?#26102;间的肌肉按摩放松之外,基本上袁郭华?#32479;?#20013;州都没有让人打扰到叶钦。

……

另外一边,牙买加队的休息室内,此时的?#28909;?博特已经躺在了一张按摩床上,旁边?#24187;?#20182;的专用理疗师,正在给他进行全身的肌肉放松。

在两人旁边,一个梳着脏辫的壮硕年轻黑人满脸羡慕地看着?#28909;?博特,缓缓开口道:“?#28909;?#36825;一次,你?#27426;?#35201;拿到冠军!”

“我希望冠军会是我的,但最后的决赛没结束之前,谁也?#35805;?#27861;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28909;?博特面容平静地躺在按摩床上,淡淡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年轻黑人,缓缓开口道。

这位年轻黑人不是别人,正是跟着他一起训练的,尤罕-布雷克。

作为今年在牙买加短跑项目上异军突起的新生代选手,无数人都在关注这尤罕-布雷克,许多人从他身上似乎又看到了一个阿萨法维尔,一个?#28909;?博特的诞生。

今年的几场?#24179;?#32852;赛,尤罕-布雷克?#23478;?#36827;10秒的成绩让所有人惊叹不已。

但?#19978;?#30340;是,牙买加全锦赛的尿检出来后,尤罕-布雷克卷入到了风波之?#26657;?#26159;五名出现尿检异常的选?#31181;?#19968;,被牙买加田协取消了世锦赛的参赛资格,只能以?#24187;?#38543;行人员的身份来到柏林。

好在鉴于测试出的甲基乙胺不在世界反兴奋剂违禁药物名单之?#26657;?#32463;过?#25628;?#20080;加田协的谨慎处理,只是给予了三个月的禁赛。

“嗨,老兄,怎么可能,你现在的实力已经?#28909;?#24180;提升了一大截了!你可是在训练的时候跑出过9秒60?#38405;?#30340;。”

尤罕-布雷克对于?#28909;?博特的回答并不满意,反而觉得有些不太符合对方以往表现出来的强势身份。

“我在进步,其他人也在进步。你今年参加?#24179;?#32852;赛和叶钦有过交手,你应该知道对方的实力。”?#28909;?博特摇了摇头,他在外人面前的表现其实一向不算狂傲,对于自己的实力和能力有清晰的?#29616;?br />
这个世界上,他算是最出色的短跑选手,但绝不是唯一。

“这么说也是,但我还是?#38405;?#27604;较有信心。”

作为训练搭档,尤罕-布雷克是在赛场看到过?#28909;?博特有何等惊?#35828;?#34920;现,不过同样的今年的几场比赛,他?#21152;?#21040;了叶钦,也知道这位来自东方的全栖速度之王的实力同样惊人。

不过作为同胞,作为训练搭档,无论如何他都是更加希望?#28909;?博特获得冠军。

“谢谢,兄弟!”

?#28909;?博特嘴角挂起了一丝淡笑,没有再继续说话,反而拿起了按摩椅旁的耳机戴在了头上。

身后,他的理疗师还在继续给他进行肌肉放松,而?#28909;?博特眼睛微微闭着,逐渐通过音乐来平复自己有些纷乱的心情。

同样在牙买加队的休息室外,这个时候,阿萨法维尔同样在自己的理疗师帮助下,进行赛后的肌肉放松。

只是,他的神色却不平静,眉头紧皱,眼神之中似乎有着对于即将到来的大赛的充满了忧虑。

“阿萨法,阿萨法……”

耳边似乎突然有声音在响起。

阿萨法维尔缓缓回过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他的经纪人多勒正站在不远处的位置,走到阿萨法维尔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要再给自己无谓的压力,你就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你的跑道上。千万不要被其他?#35828;?#24178;扰和影响。就当成是一场训练,或者就你一个人在跑!”

作为阿萨法维尔的经纪人,多勒明显是知道他手底下,这位前男子100米世界纪录保?#32456;?#30340;问题所在。

这个时候,只能是通过各种手?#31283;?#38463;萨法维尔进行减压。

“一个人在跑?”

“对!”多勒点?#35828;悖?#20445;持专注,不要去管其他人,不要去看其他人。”

“好!”

阿萨法维尔微微点?#35828;?#22836;,似乎经纪?#35828;幕案?#20182;带来了一点作用,紧绷着的?#25104;?#31245;稍缓和了几分。

一旁多勒?#35789;?#26080;奈地摇头笑了笑,他也不知道阿萨法维尔听进去没有,很多东西其实大抵都是懂的,但不是当事人,?#35789;敲话?#27861;完全去克服。

……

美国?#26377;?#24687;区。

杰森-盖比在经过了理疗师的简单肌肉放松之后,已经按耐不住的跳下了按摩床,准备离开休息室,去热身跑道上进行继续热身。

“杰森,你太心急了!”

兰斯-布劳曼在旁边看着杰森-盖比的动作,伸手阻拦住了杰森-盖比,“现在距离决赛还有一个半小时,你再等等!”

“但是教练,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杰森-盖比原地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脚,他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都在渐渐的沸腾了起来。

“再等一下,你现在太早兴奋起来了,需要再调整一下。”兰斯-布劳曼接着继续说道,“你之前世锦赛和奥运会,我都没有能够在现场,这一次我在了,听着,小子,你得按我的来。”

杰森-盖比看着兰斯-布劳曼露出了郑重的神色,先是微微一愣,接着难得的笑了起来,“好吧,兰斯,你是BOSS,你说了算!”

“那现在就先好?#31859;?#30528;,等我让你上次热身再去!”兰斯-布劳曼继续开口说道。

“OK!”杰森-盖比摊了摊手,重新坐回位置上。

这一瞬间,他隐?#20960;?#35273;他和兰斯-布劳曼像是回到了曾经他在大学期间,那时候的兰斯-布劳曼似乎也是如此。

只是自从05年他踏入职业赛场之后,兰斯-布劳曼便再也没有再身边,接着的07年大阪世锦赛和08年的奥运会,他的赛前?#25165;?#19968;直是自己来,或者按照乔恩-德拉蒙德的那一?#20303;?br />
乔恩-德拉蒙德是一个很出色的教练,但对方对于他的了解远不如兰斯-布劳曼,至少在细节上是做不到这么细致。

重新坐回椅子的杰森-盖比能够感受到决赛即将到来的紧张气?#30504;?#26356;能够感受到自己内心强烈的想要去奔跑的冲动。

2008年奥运会的遗憾是他这一辈子都无法?#31361;?#30340;,今年终于迎来了世锦赛,他希望自己能够全力以赴,跑出个人最好的成绩!

……

柏林体育场的观众席上,此刻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的一众队员都安静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男子100米决赛。

“我感觉比自己的比赛还要紧张!”

感受着整个现场数万?#35828;目?#20154;氛围,章裴孟轻轻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身边的苏丙天说得到。

“我跟你一样。”

苏丙天点?#35828;?#22836;,“等会就是见证这个世界奇迹的时刻,真的感觉这个时间有点难熬,也不知道最后冠军会是谁?”

“应该还是叶钦吧!”章裴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叶钦有多强大家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说200米对上?#28909;?博特可能还不?#27426;ǎ?00米的话,应该没有可能会输。”

?#25353;?#20170;年的比赛成绩来看,叶钦明显是要比?#28909;?博特好上一些,不过这真的不太好说,他们两个今年没有对上过。上次唯一的一场碰面,还是错开的AB组。”旁边古凯神色也有些凝重,淡淡地接话道。

“我还是希望叶钦能够赢!这样的话,叶钦就在男子100米项目上蝉联两届冠军了,如果再加上200米的话,那以后或许能不能有超过他的运动员都说不准了。”

另外一边,新加入接力队的卢彬神色微微有些兴奋地说道,他是第一年跟着接力队参加大赛,对于这样的世界级赛场的表现出来的激动,远超过其他几人。

?#20843;?#30340;谁不希望叶钦赢一样。”章裴孟笑着怼了卢彬一句,“现在就是担心,唉,这感觉真是有些难受啊!好像就恨不?#31859;?#24049;跑!”

几个人跟着都是点?#35828;?#22836;。

作为运动?#20445;?#30475;这种大型比赛,特别是有队友参赛的情况下,那种焦灼的心理而别让人难以忍受。

尤其是叶钦和?#28909;?博特的竞争,这不仅仅是个人在男子100米项目上世界第一的竞争,还代表着整个国家的田径水平和最高荣誉。

中国田径,特别是短跑这一块,这几年能够得到如此大的力度支持,跟叶钦的出现是有直接关系的。

一个世界飞人,即便不是自己,但是他们一起参赛的队友,是和他们同文同种的同胞,这一点就足以让大家发自心底的支持。

“先看看女子铅球吧!不知道能不能?#38376;疲 ?br />
几人说话见,赛场上男子400米栏的半决赛结束,田赛开始了女子铅球决赛。

这场决赛里,有中国选手龚李娇参赛。这也是中国代表队在本届世锦赛的夺金点之一。

而在这场女子铅球决赛之后,接着进行将会是女子七项全能中的800米比赛,再之后,就是本届世锦赛男子100米飞人大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体育彩票
11选5最常出的三号 福建快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福彩3d三天计划精选列表 昨天福彩中奖号码 11选5彩票走势图 11加一中五个红球多少钱 12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开元通比牛牛玩法 四川金七乐开奖结果 ag打鱼漏洞 群英会任十稳赚 南国彩票 斗牛在线观看 2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历史七星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