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泡書吧 > 電影世界當警察 > 第九百零三章 這么爛的槍法還號稱神槍手?

電影世界當警察 第九百零三章 這么爛的槍法還號稱神槍手?

    “嘭!”

    一聲巨大的槍響。

    潛伏在島上的神槍手開槍了!

    馬軍眼睛一閉,一邊飛快的奔跑,一邊心中默念: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千萬不要打到我,千萬不要打到我啊!”

    “呃啊!”

    身后傳來一聲慘叫。

    馬軍好奇之下,回頭一瞧,頓時心中大喜!

    “哈哈哈……那廢物神槍手竟然射中了自己人!我特么的運氣真是太好了、酷斃了,有木有?!”

    馬軍更加加快速度向前面的大草地中疾奔,同時心中暗想:“狙擊槍的擊發頻率不高,按照我的奔跑速度,神槍手最多擊發三槍我就能沖進大草地。現在已經開了一槍,我再躲過兩槍就徹底安全了。”

    馬軍信心高漲,相反越南佬那些人肺都要氣炸了。

    特么的,阿猜倒底是什么射擊水準?!狙擊槍加高倍鏡都能射錯,射到自己人,這倒底是有多么爛的槍法才能干出這樣的事啊?!

    “阿猜?!你在搞什么鬼?!”托尼拉下耳麥在頻道中大聲咆哮,看著倒在地上口吐血沫的同伴,殺了阿猜的心都有了。

    讓那混蛋在房頂提供支援,射不中敵人也就算了,還把自己人給打死了,這倒底是什么樣的豬隊友啊?!

    “嘭!”

    又是一聲巨大的槍響!

    子彈擦著托尼的頭皮飛了過去——

    “啊!”

    托尼前面的一名手下頓時脖子冒血,慘叫著倒了下去。

    又陣亡了一名隊友。

    “阿猜!你個混蛋!!!我發誓要殺了你!!!”老大冼偉楂跳著腳指著島上大罵。

    “不好!”

    托尼猛得把大哥冼偉楂撲倒在地。

    托尼又不是傻比。

    對方連續兩槍干掉自己人,證明島上的神槍手已經不是自己人了,很有可能已經被敵人取而代之。

    前面。

    馬軍幾乎都快樂瘋了,心中暗道:“老子本來還以為那家伙的槍法能有怎樣好呢,卻沒想到接連兩槍都打中自己人,爛,實在是太爛了,早知道那個神槍手槍法這么爛的話,我早就沖出來逃進大草地里……”

    “咦,不對啊?!”

    馬軍忽然回憶起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剛才在島上的時候,狄克剛失去引爆器就被神槍手一槍爆頭,他的另外一名手下都跑到湖邊了,那么遠的距離也被對方一槍射了個透心涼。這么精準的槍法不應該兩槍都打在自己人身上啊?難不成……”

    “那個神槍手已經被劉師兄干掉了,現在的神槍手卻是劉師兄假冒的?!”

    馬軍沖進大草地的瞬間,想明白了這個問題。

    “嘭!”

    又是一聲槍響。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一槍還是沒有射向我,神槍手是劉師兄錯不了了!一定是劉師兄!!!”

    馬軍興奮的無以復加,對劉師兄佩服的五體投地,他跳水之后不僅沒有立刻逃跑,還反殺上島,干掉神槍手取而代之,實在是膽量過人,真不愧是全亞洲區域最優秀的國際刑警。

    “既然制高點已經被劉師兄占據,那么我就可以發揮我的特長,在大草地中盡情的獵殺!獵物們,有種就來吧!”

    馬軍信心高漲,大草地草木茂密,視野被野草遮擋,槍械的威脅被降到了最低,馬軍有信心依靠出色的近戰能力,在大草地中把敵人一一解決。

    “啊!啊!啊!”

    老大冼偉楂捂著耳朵部位一個勁的慘嚎,指縫里沁滿了紅色的液體。

    幸虧老二托尼及時把他撲倒在地,否則再慢半秒,就不是耳朵被射掉了,而是腦袋被射爆。

    “快!去大草地!!!”托尼大叫。

    暴露在毫無遮蔽的灘涂之上,只能被人家當成活靶子一個一個的點殺。

    反殺?

    是不可能反殺的!

    他們的武器有效射程沒有那么遠,敵人可以潛伏在島上的制高點,遠距離輕而易舉的殺死他們,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接近荒島。

    這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阿猜那個廢物死也就死了,竟然還把神級裝備送給了敵人,現在成了對方手中最為致命的武器,實在是讓人無奈啊。

    果真豬一樣的隊友是最坑人的。

    托尼連拖帶拽好歹是把耳朵冒血的老大拉進了大草地中。

    逃向大草地的期間,又一名隊友被打穿了后背、前胸,無比凄慘的死在了大草地的邊緣。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

    托尼、冼偉楂還有另外兩名手下,一共四個人總算沖進了大草地,被野草遮擋了起來。

    島上。

    “嘖嘖嘖,算你們運氣好,還不全部都是腦殘,知道往大草地中跑。”

    劉建明不屑的笑了笑,抱著立了大功的狙擊槍從房頂上跳了下來。

    “現在敵人全部跑進了大草地里,我在島上已經看不見敵人的身影了,無法再提供遠程支援。大草地馬軍只有一個人,且,赤手空拳。而敵人足足有四個人,輕重武器皆備。我必須馬上趕到對岸支援馬軍,否則他很有可能應付不了。”

    劉建明心中暗想。

    雖然對馬軍的近戰實力比較有信心,但是大草地地形復雜,敵人又全部都是持有重火力武器的亡命之徒,有的時候稍有不慎就會陰溝里翻船,讓他一挑四實在有點太冒險了。

    劉建明跳上一條小船,左手劃槳,右手拄著狙擊槍,一邊密切監視大草地的方向,一邊快速的向對岸劃行。

    “砰砰砰砰!”

    “轟!轟!轟!”

    岸上大草地的方向響起接二連三的槍響,還有噴子偶爾轟擊的聲音,綠色的草屑蹦的老高。

    戰況聽起來越來越激烈了。

    “快!快!快!再快一點!再快一點!”

    劉建明所幸扔下狙擊槍,雙手劃槳,肩頭的彈孔里鮮血直往外冒,衣服全部被浸濕了,滑膩膩的,鮮血甚至飆進了湖水中,泛起點點的血紅,但,他就像毫無痛覺一樣,依然更加快速的劃槳。

    小船劃行的速度頓時提高了一倍還多,蕩起白色的水花,在船尾形成了一條直線,飛快的劃向岸邊蘆葦塘。

    蘆葦塘。

    “大哥,二哥,你們在哪?我把媽送回家了,我現在在蘆葦塘。”阿虎挎著A*K步槍,通過耳麥在頻道里面詢問。

    大草地。

    托尼一聽三弟在蘆葦塘,頓時大驚失色,大叫:“阿虎,你千萬不要靠近荒島,阿猜被人干掉了,島上的神槍手是敵人!”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海南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