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泡書吧 > 電影穿梭神戒 > 第334章 第一次我
    這條吊墜并不是陳鋒是市場上買來的,而是從位面商店花了一千點位面點兌換而來,整個世界只此一條。

    “喜歡嗎?”陳鋒淺笑著問道。

    “嗯嗯!喜歡!”白薇不停的點著腦袋,像是得了心愛玩具的小女孩一樣。

    陳鋒親手將這條海洋之心戴到白薇的脖子上,寶石和美人相得益彰,無論是人還是寶石,都變得更加耀眼奪目了。

    “哇!姐姐好漂亮!”蘇小雅忍不住驚嘆。

    貂蟬也點了點頭,即使是有著閉月之姿的她,站在戴了海洋之心的白薇面前,仿佛也被比了下去。

    陳鋒接著道“今天的禮物除了這吊墜外,還有一首歌我想談給你聽。”說完回到屋內,拿出一把吉他后又走了出來。

    實際上陳鋒所準備的禮物是只有這條無價的吊墜,但觸景生情,不由的想到了一首歌。

    白薇佇立在原地,期待的望著陳鋒,陳鋒在這一天已經給了她太多驚喜了。

    陳鋒左手按著吉他和弦,右手輕輕勾動琴弦,隨著吉他聲的伴奏響起,他也跟著唱了出來。

    “oh~第一次我說愛你的時候,呼吸難過心不停的顫抖。”

    “oh~第一次我牽起你的雙手,前進方向不知該往哪兒走。”

    “那是一起相愛的理由,那是一起廝守~”

    “oh~第一次吻你深深的酒窩,想要清醒卻沖昏了頭。”

    “oh~第一次你倒在我的胸口,二十四小時沒有分開過。”

    “那是第一次知道~天長地久”

    ......

    白薇想強忍住不哭,可卻還是控制不住眼淚奪眶而出,她再次被感動的落淚。

    腦海里回想起和陳鋒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明明自己的年紀比陳鋒大,可卻一直被陳鋒像是照顧妹妹一樣照顧著。

    無論是得了闌尾炎的時候,還是被同事騷擾欺負的時候,陳鋒的身影都擋在自己的面前,像是一座能擋下所有風雨的大山。

    一曲彈罷,陳鋒放下吉他抱住白薇安慰道“別哭了,先吃飯,然后我們切蛋糕。”

    “小峰,我愛你!”白薇用盡全部力氣緊緊地抱著他,腦袋埋在陳鋒肩膀,心中難以平靜。

    過了好久,白薇才肯松開陳鋒,望著陳鋒的笑容她也破涕為笑。

    餐桌上的一桌飯菜還冒著熱氣,眾人圍著桌子坐了下來。

    白薇坐在陳鋒的右側,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讓妹妹們看笑話了。”

    “這不是笑話,而是愛到深處的有感而發。”秦嵐又高興又羨慕,為白薇和陳鋒感到特別的高興。

    蘇小雅稱贊道“姐姐,你和姐夫很般配呢!”

    “小雅今天的嘴真甜,一會兒姐姐讓你第一個吃蛋糕。”白薇笑著應答道。

    蘇小雅望著不遠處餐車上的蛋糕咽了咽口水,開口道“還是不了,今天是姐姐的生日,理當姐姐吃第一個嘛,反正蛋糕那么大,我又不是分不到。”

    貂蟬夸贊道“小雅長大了,真懂事!”

    蘇小雅不服氣的挺了挺胸道“我一直就不小。”這話引得眾人笑成一片,餐桌氣氛也變得歡快了起來。

    雖然蘇小雅確實不小,但和別墅內的眾女們比起來還是差一些的,要是和白薇比,那更是小巫見大巫了。

    晚餐十分的豐盛,但為了吃蛋糕,眾人都只吃到六分飽。

    “點蠟燭,許愿吧。”秦嵐拿出一個事先準備好的打火機,其他人將屋內的燈光全都關閉。

    白薇點燃了蠟燭后,站在蛋糕前雙手合十的許愿,誰也不知道她許了什么愿望。

    “呼~”

    白薇一口氣將蠟燭吹滅,屋內燈光再次亮起,白薇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姐姐,你許了什么愿望呀?”蘇小雅好奇的問道。

    秦嵐輕輕捏了捏她的鼻子,開口道“愿望怎么能說出來,說出來就不靈了。”

    接下來就到了切蛋糕環節,幸好這兩米高的大蛋糕是可以拆卸的,不然還真不好切。

    白薇將切下的第一塊蛋糕放在盤子里給小雅,摸了摸小雅的腦袋道“小雅,第一塊蛋糕就給你了,吃了后你會越來越漂亮。”

    “不用太漂亮,有姐姐七八分漂亮就足夠了。”蘇小雅抹了蜜似的拍著馬屁,陳鋒嘀咕道“馬屁精。”

    “臭姐夫!”蘇小雅氣的甩手一拍,整塊蛋糕拍在了陳鋒的臉上。

    陳鋒自然不甘示弱,切下來一塊蛋糕就朝著蘇小雅拍去,兩人你來我往,等到停下來后陳鋒和蘇小雅都望著對方滑稽的樣子笑了。

    “夫君,你怎么還和小雅一般見識。”小龍女輕輕推了推陳鋒,嘴角在輕輕抖動,強忍著笑意。

    這一夜,每個人都吃了很多的蛋糕,但還剩下許多沒有吃完。

    畢竟,這個蛋糕實在是太大了。

    半夜時分,陳鋒自然而然的走進白薇房間,今天可是她的生日,自然是只能寵她一個人了。

    白薇也在屋內等到了許久,見到陳鋒進來后便主動抱住他,張嘴索吻。

    這一夜的故事,是由這一個吻點燃的。

    陳鋒熱烈的回應著白薇,白薇眼神迷離,淺咬著嘴唇,顯得更加嫵媚,也更激起了陳鋒身為一個男人該有的生理反應。

    一個半小時過后風停雨歇,兩人經過短暫的歇息后,正準備為第二場戰斗發起進攻號角。

    “老公~”白薇柔情的喊著。

    平日里她大多稱呼陳鋒為小峰,這一聲“老公”更加的動情,喊得陳鋒當即就一柱擎天了。

    “嗯?”陳鋒輕撫著白薇的香肩,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戰斗準備。

    “老公,我想為你生個孩子,要不我們今天就準備吧?”白薇很是正經的說道。

    一個女人,如果主動提出愿意為另一個男人生孩子,那么這個男人就是她一生中的摯愛、唯一。

    陳鋒今天帶給白薇的感動實在太多,使得白薇迫切的想給陳鋒生個孩子,本來這項議程她準備放到幾年后的。

    “姐,雖然我也很想和你有一個孩子,但眼下還不是時候,等到時機合適了生一個足球隊都沒問題!”陳鋒考慮的問題更多,生兒育女不是一件小事。

    這話逗得白薇忍不住笑了,但仔細想想陳鋒說的沒有錯,于是只好將這件計劃放到以后。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海南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