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泡書吧 > 國民男神:狠狠抱 > 第179章 尼瑪
    那邊發生的事。

    打了電話給安暖。本來就心情不不好了,顧琛那廝還來惹她,還在真是……

    然后洛可可就直接,拿著他的金卡,和安暖出去刷刷刷。安暖摟著喝得有點熏熏然的顧琛,說道,“你在車上等我一會,我進去和臻哥打個照顧。”

    顧琛放開了安暖,然后有點跌跌撞撞的往車里面走進去。

    洛可可不放心一直看著他坐進了車里,然后才轉身往別墅里面走去。

    杜臻生要結婚了,這哥這幾天那個笑容啊,洛可可估計都是要扯到耳邊那邊去了。在總部上,在微博上,在微信上,在QQ上,尼瑪各種秀恩愛啊。讓她這種已。

    經結婚的了,沒有激情的了,情何以堪……打開門進去,杜臻生就像是大爺一樣坐在沙發上。洛可可瞥了。

    他一眼,說道,“我姐呢?”杜臻生那一雙桃花眼往廚房里面看了一眼,抬起下頜指了指里面,“諾……。

    “你妹,竟然讓我姐這雙寶貴的手給你做飯。”杜臻生頓。

    了一下,然后說道。“哎喲媽呀,我忘記了。”他急忙跑進廚房里,一把將顧曉晨擁入懷里,“老婆你出去坐著。

    我來我來。”洛可可看著兩人旁若無人的秀恩愛,站在原地唇角默默的抽了一抽。她能說,這里還有個活人嗎。顧曉晨笑著從廚房里面走出來,仿佛是才。

    洛可可,說道,“可可你來了啊,啊琛呢……”安暖翻了一個。

    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在外面等著呢。”這姐難道剛剛。

    都沒有看到顧琛在這里喝了那么久的酒嗎……“哎……”顧曉晨輕嘆一聲,然后將洛可可拉過來,兩人坐在了沙發上。“要喝什么?”洛可可也從來沒有和他們。

    客氣過,淡淡然說道,“王老吉。”顧曉晨站起來,“你等一下了,我去拿給你。”“恩恩。”、顧曉晨很快回來。

    拿了兩罐王老吉。打開,兩人相視一撞,然后喝了一大口。顧曉晨才語重心長的說道,“我是第二次看到。

    啊琛那么累。”“恩?”闊可可凝眉,“第一次是什么時候?”“以為你被大海吞沒的時候。”洛可可的心隱隱的揪痛。作為顧琛的女人……其實不應該那樣說,應。

    該說,作為一個深愛顧琛的女人,她不禁沒有好好體諒顧琛,竟然還給他鬧脾氣……“我知道了,曉晨姐。”洛可可又和顧曉晨相撞一杯,她進來,就算要顧曉晨給她洗一下腦的。杜臻生從廚房里面走出來,看。

    著洛可可,一臉唾棄,“你知道了還不快回去陪藍獅,賴在這里干嘛。”“哼,我現在就走。”洛可可沒好氣的說道,將手上的房卡一把往杜臻生那邊拋過去。

    臻生利落的接住。洛可可美好的說道,“曉晨姐,我。

    先走了啊。”她一邊說,一邊拿起桌子上那一瓶沒喝完的王老吉,狠狠的瞪了杜臻生一眼,然后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杜臻生不明所以,一臉委屈的看向顧曉。

    晨,“我又哪里惹到她了?”顧曉晨笑著挑眉,“你現在《女人為什么生氣》那本書會那么厚了吧?”杜臻。

    生點點頭,“知道了。”所以啊,永遠別惹女人。在你將她惹毛了之后,你說的話就像是一把刀子,向她刺過去。

    而她在刀子刺向自己之前,一個乾坤大挪移,洛可可回到車里,看到顧琛一臉疲憊的靠在座椅上。仿佛。

    是感覺到她進來了,睜開了眼睛瞇了起來。“回來了?”他像是做夢一般,迷迷糊糊的將洛可可抱入懷里。

    然后呢喃,“不要離開我……”一句話,將洛可可的心刺得隱隱的生痛。她伸出手,拍了拍顧琛的背,“你休。

    息一下吧。”洛可可將他推開,然后幫他擺好姿態,開車回家。而在一邊的安暖,回到家里沒多久,門鈴就。

    響了起來。安暖有預感是今天下午買的衣服給送了過來,打開門,卻看見了意外之中的人。韓菲……“你……唔……”安暖剛想問你來干什么,韓菲手臂一伸。

    手上的白布就捂住了安暖的嘴。一陣濃烈的藥味傳過來,安暖漸漸的,失去了知覺。在昏迷之前,她腦海里想的是,肚子里的寶寶……再一次醒過來,。

    是在三十樓高的天臺上。安暖的眼眸,打量了四周一眼,才往自己身上打量。嘴上被膠布封著,雙手雙腳

    被繩子綁著,已經發麻了。而安暖這個時候時候,吞了吞口水,默默的往樓她是真的餓了好不好……

    不能說她太淡定。這也不是她第一次遭遇綁架了,安暖可說是,已經習慣了。然而,不管誰綁架,安暖都不怕,因為她始終相信,單牧爵一定會過來將她救出去。

    沒多久,樓梯口傳來了腳步聲。安暖的眼神一亮,往那邊望過去。只見韓菲踩著高跟鞋,冷冽著臉往這。

    邊走過來、安暖再一看,她身后竟然一個人都沒有。也就是說,她一個人綁架她?對于此事,安暖只想。

    和她說三個字。膽真大。安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這次綁架,她竟然一點都不害怕。看到韓菲向她走。

    過來,安暖望著她,因為膠布封著嘴,她又說不出話。安暖哼唧了兩聲。韓菲也算是大方。蹲下身體,將她嘴上的膠布撕開。安暖活動了一下嘴角,像是。

    和老友打招呼一樣,說道,“美女,能不能先給點東西吃啊。”現在不知道是幾點,但是她知道,已經是。

    第二天了不說這件事還好,一說這件事,韓菲的火氣又上來了。她冷艷著眼眸盯著安暖,將手上的手。

    機放在一邊,往她身邊走過去。安暖縮了一下,看著她那姿態,好像就是分分鐘要弄死她一樣。韓菲走。

    到她身邊蹲下身子,說道,“你問我為什么?怎么不回家問一下你家親愛的老公呢。”安暖頓了一下。

    然啊,和她心里想的那樣。難怪她會和張嫂在一起逛街了,不是朋友關系,而是中間隔著這樣一種莫名的關系。安暖現在是知道了,韓菲是蘇櫻的好姐妹。

    在心里,因為單牧爵和她結婚,所以才害死到了蘇櫻。而韓菲作為蘇櫻做好的姐妹,一定是要幫她報仇的。

    安暖看了一眼韓菲。說實在的,她現在在心里想的竟然不是生死這件事,而在有一點羨慕。韓菲和蘇。

    櫻能有這樣的友情。比愛情還要美。安暖想,如果換做她是蘇櫻,遭遇了蘇櫻一樣的情況,洛可可還有。

    安小緒會和韓菲一樣,就算是不顧自己的生命,也要幫自己最好的閨蜜報仇嗎。安暖其實在心里知道,韓菲其實本性并不壞的。但是,蘇櫻這姑娘。

    真的是因為單牧爵結婚了,一時想不開才自殺的嗎?

    她總感覺這其中有點誤會啊……因為在此之前,單牧爵和她解釋過了,蘇櫻和單牧爵說過,已經不再喜歡。

    單牧爵了、兩人之前還聊得好好的。“韓菲美女……”安暖清了清嗓子,剛想和韓菲說些什么話,從樓梯口傳。

    來了一陣腳步聲。安暖帶著期待的眼神望過去。果然和她想到那樣,填肚子的來了。看到她那餓狼的表。

    情,韓菲一臉嫌惡的瞥了她一眼,從她身邊站起來,又從手里拿過手機,轉身往那邊走去。上來天臺的是。

    一位戴著墨鏡的黑衣人,墨鏡擋住了半張臉,看不出任何情緒。其實安暖也完全不在意,眼神里只盯著他手。

    上提著的東西望著。“給她。”韓菲和黑衣人吩道。黑衣人這才往安暖身邊走過來。放在了安暖眼前,然后。

    又轉身回去,恭敬的和韓菲鞠躬說了一聲,接著又走了。

    下去。安暖撇撇眉,她剛開始還在糾結韓菲一個人綁架。

    她,還真是大膽。現在想想,原來這姐樓下都藏著人呢。面前的便當傳出來一陣陣香味,安暖吞了吞口水。

    然后再看了一眼被緊緊綁著的雙手雙腳,轉頭和坐在一邊的韓菲說道,“美女,能不能幫我解開一下不。

    然我怎么吃啊?”韓菲一副你怎么破事那么多的表情,望著安暖,又放下了手上的手機,往她這邊走過來。安暖沒有想到,韓菲竟然那么好人……難道她就不。

    怕,給她解開繩子了,她就不會跑掉嗎?“不用想了,你是跑不掉的。”仿佛是看出了安暖心里想的是什。

    么一樣,韓菲一臉冷漠的和她說道。“呵呵……”安暖被她看出了心事,還能說什么,只能對著她干笑兩聲、韓菲仿佛是看她一眼都是多余,又坐回了自己剛剛。

    的位置。安暖活動了一下得到釋放的雙手,竟然也信了韓菲的話。就坐在原地,拿起便當就吃起來。

    得不說,剛剛那黑小哥還挺好的,買的便當居然好吃。安暖肚子實在是餓到不行了,抱著飯就直接不顧形象的吃了起來。看到她那狼吞虎咽的樣子,韓菲。

    又是一臉的嫌惡表情,看了她一眼,然后撥打了電話。

    那邊仿佛就是在等電話一樣,一撥過去,馬上就接通了。

    “怎么樣?準備好了嗎?”正在公司的單牧爵,眉頭深邃,拿著手機,一臉的嚴肅,“準備好了。”“單。

    總做。

    事就是爽快,。我就在紫玉大廈天臺等你,記得,一個人過來,不要報警哦,不然,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

    你也別怪我。”“我知道。”單牧爵低沉著聲音回答,將桌面上已經準備好的文件,再一次檢查,整理了。

    起來,放進了文件袋里面。“我現在過去。”單牧爵說完,然后切斷了電話。昨天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打。

    安暖的電話,接的人就是翠姨。第一反應就是安暖出事了。將大門的攝像調處來,卻已經被毀壞了。

    有一點線索,打電話給洛可可,那邊也說親自送安暖回家了,還問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單牧爵沒有和洛可可解釋清楚,直接隨便回答了一個晚上沒有睡覺本。

    來這陣子就很忙,公司又很多事,加上家里的事,單牧爵幾天才睡了幾個小時的覺。整個人看上去真的。

    憔悴不已,一夜之間,就像是蒼老了十歲一樣。查了一個晚上沒有查到一點頭緒,本來想打個電話讓容浩南幫忙一下,結果放在一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一個陌生的號碼。單牧爵本來就是不接陌生號碼的,但是這一次卻鬼使神差的接了起來。然而,沒有接錯。那邊出來了冷漠的女聲,“單牧爵,你的老婆在。

    我的手上。”然后,那邊的要求只要兩個。準備好公司的全部股份,還有,不要報警,接著就是等她的電話。單牧爵剛開始根本是不信的,但是,那邊似乎也。

    想到了這個問題,最后冷笑著說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如果因為你的不信任,你的老婆除出了什么事。

    到時候可不要后悔。”單牧爵甚至不知道對方是誰,是不是騙他的。在這樣沒有線索,經過了一個晚上還沒有一點安暖消息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深愛她的。

    老公,也只能選擇信任。,不會放過任何一點關于她的線索。

    單牧爵匆匆的洗了個臉,在早上甚至連早餐都來不就回到了公司里,叫Mars準備好了他所以的股份文件。準備股份文件,對方想要的是什么,他就已經知道了。在公司里等了一個多小時,抽了數不清的煙。

    終于等來了她的電話。紫玉大廈并不遠,開車過去只需要半個小時。聽到韓菲的話,安暖撇撇眉,一邊吃著飯,一邊轉頭很淡定問她,“美女,你在和單牧爵講電話嗎?”韓菲瞥了她一眼,高姿態的將手機。

    電話切斷,像是羨慕,又像是諷刺一樣說道,“你家老公還真是愛你呢。”安暖終于將嘴里的東西咽下去,“愛嗎?哈哈哈……”其實,她也這樣的覺得。

    當這個時候,她就覺得自己蠻幸福的,就是你深愛著一個男人,發現他也深愛著你。單牧爵好像從來沒有對她說過我愛你這三個字,但是,也讓她看明白了一句話。愛情,從來都不是拿語言來詮釋,而是。

    拿行動來證明。一萬句我愛你,也抵不過在你難過的時候,一個溫暖的擁抱。看著她那滿足的臉,韓菲恍惚。

    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又很快的恢復了冷漠。其實,還是那么的羨慕她。畢竟,自己深愛的男人深愛著她,而她的閨蜜深愛的男人,也是深愛著她。她還真的不。

    知道,她這個平凡的女人,到底是哪然而,韓菲不明白的是,一個男人最感動的事,是一個女人守身如玉的為。

    他等候了很多年。而且,在他愛著她的基礎上。安暖完全就不像是在綁架的基礎上,剛剛那黑衣人大哥給她帶的便當真是太好吃了。不知道等下還能不能見到他,能見到他問一下在哪里打包的也好。安暖。

    津津有味的吃著,過了片刻,韓菲的手機又響了起來。韓菲接了起來,這次安暖絕對不是故意去聽的,而是。

    她就在旁邊,不聽也沒有手塞住耳朵啊。“恩,給他上來,看一下外面有沒有什么可疑的人。”韓菲說完,想了想,后面那一句還真是白說了。她敢保證,單牧爵絕對是一個人過來的,因為他不敢拿安暖的命。

    開玩笑。安暖這次一聽就猜到是單牧爵這哥要上來了。她才不管,美食面前,還是先吃了再說。結果她正在啃一個雞腿,然后樓梯口那邊就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安暖不由自主的轉頭望過去,看到單牧爵這。

    哥像是她爸一樣,呆愣了一下,然后嘴上的雞腿就這樣掉落在飯盒上。安暖先是驚了一下,以為掉在地上了,結果看到在飯盒上,又松了一口氣。但是,單牧。

    爵怎么變得那么憔悴啊。單牧爵點點頭,嗯了一聲。之前蘇櫻還在的時候,就是在酒店里見過她一面。他的。

    記憶力特別的好,任何東西只看過一次,就能記住起來。安暖哦了一聲,又低頭繼續吃飯。然而,吃著。

    著過了片刻,她才糾結起來,難道蘇櫻也是因為單牧爵,才綁架的她?那她就要和單牧爵好好談談了……以后還能愉快的生活嗎?她從和他重逢之后,遭遇了多少次綁架了?安暖其實也不是抱怨,只是心里覺得有點好奇。單牧爵在外面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

    啊。然后為什么每次單牧爵得罪了別人,都是來綁架她啊。她做錯了什么……安暖越像越委屈,然后放在面前的美食,也沒有胃口吃了。韓菲斂去臉上的異樣表情,恢復一臉的淡漠,“東西了嗎?”單牧爵將。

    手上的文件給她,“沒想到,你的胃口還挺大的。”“呵呵……”韓菲笑笑,然后沒有回答。這單牧爵在單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她根本不屑要。她的目的只。

    是,看單牧爵身敗名裂,一無所有而已。而且,她還真是,幫安暖證實了,單牧爵對她,還真是真愛呢。韓菲從口袋里拿出了紅印,和單牧爵說道,“按手。

    指印。”單牧爵倒也沒有說什么,只是伸出拇指,按下紅印,然后在文件上面,一一的蓋上自己的手指印。

    暖在一邊,看著兩人,才像是意識到什么一樣,朝單牧爵吼道,“單牧爵,你在干嘛?”一個男人如果在乎你。

    就算是面臨著生死,還是會先安慰你。單牧爵轉頭對著她溫和笑了笑,回答,“沒事。”安暖對著天翻了。

    個大白眼。你妹,還真是當她是三歲小孩子啊。“沒事你在那邊按什么手印啊。”單牧爵轉頭,又對著她溫。

    柔的一笑,這次倒是沒有回答,爽快的將文件全部蓋好手指印,交給韓菲。“單總還真是爽快。”韓菲一邊檢查著文件,一邊和單牧爵說道。單牧爵這才。

    說道,“現在可以放了她了嗎?”韓菲看到文件沒有問題,然后才一臉的慵懶,像是和單牧爵閑聊一樣,“急什么啊,再坐一會啊。”一聽到這句話,單牧爵就知。

    道,她要的不止是股份。安暖被綁著雙腳,不能動,只能在原地睜著大大的眼睛,朝單牧爵說道,“單牧爵,你到底答應她什么了啊?”剛剛她印的,又是什么鬼東西……單牧爵這次又像是沒有聽到安暖說。

    的話那樣,站在不遠處,問韓菲,“你還想怎么玩?”“想怎么玩?”韓菲冷笑,“馬上你就會知道了。”她拿。

    出手機,打通了電話。“將藥水拿上來。”按掉電話,韓菲回頭和安暖說道,“安暖,你要感謝我啊,看我。

    幫你見證了,你家親愛的老公多愛你啊。”她將老公這兩個字,咬得特別重。就像是多怨恨一樣。韓菲。

    抬頭,望向天空。阿櫻,你這個傻姑娘,你看到了嗎,你那么深愛的男人,你傻到為了他自殺,可是他現在。

    正在做著什么事?他為了別的女人,可以讓自己一無所有,可以只憑一個電話,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顧的。

    過來。也不怕對方是仇敵,也不怕掉入一個怎樣的陷阱。傻姑娘,我只想告訴你,你愛錯人了。剛剛給安暖提便當的男人很快上來,手上提著一個醫藥箱。

    安暖又沖著韓菲大喊,“韓菲,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是不是瘋了啊?”“是,我瘋了……”韓菲也對著安暖。

    歇斯底里的大喊。安暖愣是愣了一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姑娘,看得出來是真的瘋了啊。單牧爵看著安暖,對著她淺淺勾唇一笑,但馬上又消失不見,仿佛是幻覺一樣。他的眼神很溫暖,柔情的望著。

    安暖,就像是在告訴她,親愛的,別害怕,有我的,你就不會受傷害。安暖一下子感覺到了滿滿的安全感。

    算了,韓菲要瘋,那就讓她瘋去吧。安暖剛剛還想著,再遇見這個男的,就問一下他提給她的那個便當是哪里買的。可是現在看著他那么壞,而且她現在心情也極度的不好。哪里還有什么心情啊。安暖就。

    在原地被幫著,手被釋放了,她想解開腳上綁著的,可是解不開。

    尼瑪蛋,韓菲這人也太陰險了,竟然在她的腳上。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海南体育彩票